新春走基层:急诊大门永远为患者敞开

2017年01月29日09:23  来源:北方网
 
原标题:新春走基层:急诊大门永远为患者敞开

大年三十儿,急诊科人满为患

救护车运送患者次数多于平日

接诊患者1107人次,48部救护车转运患者,急诊抢救复苏室6台呼吸机同时开启……大年三十儿的夜里,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急诊科灯火通明,这一夜,医护人员比平日更为忙碌。

毫不夸张地说,这里是春节期间全市最为繁忙的医务科室,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急诊科承担了危、难、急、险、重患者的收治工作。

“从大年三十儿早晨8点到大年初一早晨8点,急诊科共接待了1107名患者,救护车转运的患者达到了48人,相比较日常35-40部救护车的接诊量,越是到春节,我们就越忙。”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急诊科主任柴艳芬说,“由于很多医院已经停诊或是受条件限制,48部救护车中有16部是从其他医院转来的。”

8人病房挤进了30人

按照正常情况,那些没有生命危险、病情较为稳定的患者大多会选择在春节前出院回家,和家人团聚。大年三十儿来医院就诊的,往往是重症或是突发症状的患者。作为天津市的三级诊疗医院,这些急、难、险、重患者会选择最为信赖的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救护车也会优先选择将患者送到这里。

医生为急诊患者诊治

医护人员对危重患者进行抢救

“急诊压力特别大,一楼抢救复苏室共有5名医护人员在岗,但是已经同时开了6台呼吸机。”急诊科护士长么颖告诉记者,凭借多年的经验,每到春节急诊科不但不会减少医护人员,反而会增加人力,同时做好应急预案。

由于患者集中,床位紧张,楼道里随处可见打着“吊瓶”的患者。记者在抢救复苏室内看到,患者、医护人员已经占满了这个房间,额定8张床位的房间硬是滞留30位患者。除颤仪、心电图机、B超机在抢救室内来来回回穿梭,原本需要患者自行前往的检查也因急救需要前移至病床前。当二楼观察室内的患者稍微平稳一些时,就会有大夫临时调到一楼支援急诊,保证急重患者及时得到救治。整个抢救室,忙碌而有序。

忙碌中的医护人员

汗水浸湿了他们的衣衫

多器官衰竭、消化道出血、呼吸衰竭、综合性心脏病……大年三十儿晚上10点多开始,半个小时内,急诊科陆续接到了救护车送来的4名危重患者。这也是整夜最为忙碌的时刻,七八十位急诊医护人员全部各就各位。急诊总住院医师刘斌同时抢救几名患者,人员密集、抢救任务重,抢救复苏室内温度直逼夏季。

急诊科医护人员为患者配药

刘斌不仅要对整个急诊科进行总体调配,还要进行抢救、为患者进行心肺复苏,关照其他重症患者,需要楼上楼下、进进出出穿梭的他习惯性地穿了一件棉外套,而当晚高强度的抢救工作状态,他的衣衫已被汗水浸透。

“您怎么还穿着大棉衣。”看着周围同事穿着单衣都已经满头大汗,护士长么颖不禁问刘斌。“嗨,忘了,忘了,忙得顾不上这些了。”脱下棉衣的刘斌穿着浸满汗水的衣服又去抢救了。

在抢救复苏室内的30位患者都由值班医师李文杰来关照,给药、治疗,每一个心肺复苏都由他来实施,他的头上也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忙碌的身影伴随了一整夜。

一直到大年初一的凌晨3点,急诊室的紧张气氛才稍稍缓解,集中入院的患者的病情已经陆续平稳。

大年初一上午,记者在医院见到了急诊科主任柴艳芬。这已经是她在24小时内第三次来医院了。大年三十儿早上8点到院,下午3点离院,晚上10点到院,大年初一凌晨3点离院。还没休息几个小时,初一一大早,柴艳芬又来了。“我需要随时了解急诊科的情况,门诊停了,但急诊的大门是永远敞开的,这里是全院最忙的科室。”柴艳芬说,“在一线的兄弟姐妹们都很辛苦,他们忙碌着,我在家中心里不安,我必须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记者 赵颖妍)

(责编:张静淇、魏炳锋)

推荐阅读

力争民营经济占天津市GDP比重突破50%

王东峰指出,民营经济是"双创"的主体,当前天津民营经济发展存在专业化、国际化程度不够,质量效率不高,专业门类较少,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提质增效力度不够等问题。需结合科技创新、大众创业、大学生就业等方面加大民营经济的发展力度。【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力争民营经济占天津市GDP比重突破50% 王东峰指出,民营经济是"双创"的主体,当前天津民营经济发展存在专业化、国际化程度不够,质量效率不高,专业门类较少,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提质增效力度不够等问题。需结合科技创新、大众创业、大学生就业等方面加大民营经济的发展力度。【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

制假贩假就得一锅端

单个作坊制作假冒伪劣调味料的事情并不鲜见,但如此大规模、有组织的造假,却并不多见。从独流镇来看,其假调料生意在市场上早已名声在外。作为假调料受害者的利益相关方,连王守义十三香都组建了专门的打假人员来盯着这个地区。【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制假贩假就得一锅端 单个作坊制作假冒伪劣调味料的事情并不鲜见,但如此大规模、有组织的造假,却并不多见。从独流镇来看,其假调料生意在市场上早已名声在外。作为假调料受害者的利益相关方,连王守义十三香都组建了专门的打假人员来盯着这个地区。【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