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放宽入学年龄,  孩子能否赢在“起跑线”?

2017年02月28日09:47  来源:北方网
 
原标题:前沿调查:放宽入学年龄, 孩子能否赢在“起跑线”?

  今年2月22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就读小学一年级儿童的截止出生年月,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根据法律规定和实际情况统筹确定。也就是说,8月31日或将不再是小学入学铁定的截止日期。

  通知发布后,尽管各省市目前还没有明确说法和新政策出台,但社会各界已在热议:小学入学儿童出生截止日期或可推迟到12月31日。这就意味着最早5岁8个月的孩子就可以入学了。当前,学龄前儿童提前入学现象逐渐增多,为了让孩子提早入学,很多妈妈们甚至选择提前剖腹生产。那么究竟该不该让孩子提前入学呢?提早入学是否可以赢在起跑线上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正方观点:希望提早入学 年龄优势有更多试错机会

  “这个政策我觉得挺好,如果我女儿情况良好,能力可以,学校也同意的话,我会让她早读,尤其是女孩,年龄是优势。”家住天津市南开区的白女士告诉“前沿”新闻记者,如果孩子完全可以适应学校生活,早上一年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前提是,家长会尊重孩子的意见。

  95后天津女孩王小姐告诉“前沿”新闻记者:“我5岁读的小学,今年不到22岁,但是已经工作2年多,年龄的优势让我有更多试错的机会,这也算是赢在起跑线了吧。”

  反方观点:太早入学 孩子学业或许会跟不上

  “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比别人快一步,这样就可以早一年读书,早一年大学毕业,早一年找工作,但是对于孩子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我家是男孩子,我不希望他早入学,也根本没想过早入学。社会竞争激烈,孩子们能够享受到的童年就是短短几年,我希望他可以健康快乐地长大。”从事教育工作的张女士表示,并不是每个小孩都适合提早上学,孩子的成长发育水平不同,有的孩子认知水平发育比较慢,学习能力不强。这样的情况下将孩子放入一群不适合自己的小伙伴当中,不但无法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很可能会打击孩子学习兴趣,适得其反。

  教育人士解读:盲目“早起飞”,容易败在“起跑线”

  孩子提早入学是否可以赢在起跑线上呢?针对这个问题,“前沿”新闻记者采访了从事教育行业多年的鲍老师。她认为,国家规定年满6周岁的孩子接受义务教育是有其根据的。而孩子们因本身存在很大差异,相差几个月大的孩子,在知识的接受程度、学习能力等方面,都有一定差距,提早上学会影响孩子的心智成长。孩子的童年越长,得到的正面滋养就越多,将来孩子在人生道路上发挥各种潜能的几率就越大。过早地剥夺孩子的童年,对未来成长不利。如果家长一味地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孩子,可能会因为大脑发育不够成熟而导致社会交往能力及创造力方面出现障碍,久而久之造成自卑、自闭等心理问题的出现。盲目“早起飞”,容易败在“起跑线”。(前沿新闻编辑/李梓涵)

  相关链接

  “8月31日前须年满6周岁才能入学”的规定从何而来?

  其实,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入学年龄和年限的有关规定,在《义务教育法》里早有规定。但具体到“就读小学一年级儿童的截止出生年月”的说法,还是较为少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1986年施行,2015年修订)

  凡是满6周岁的儿童,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应当入学接受规定年限的义务教育。条件不具备的地区,可以推迟到7周岁入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细则》(根据《义务教育法》制定,1992年实施)

  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入学年龄和年限,以及因缓学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延长的在校年龄,由省级人民政府依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和本地区实际情况确定。盲、聋哑、弱智儿童和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入学年龄和在校年龄可适当放宽。

(责编:韩昱君、魏炳锋)

推荐阅读

京津冀三地相关负责人回应公众关切问题
1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京津冀 协同发展这三年》整版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三年来,成绩有目共睹,但百姓的期待是对未来工作的更高要求。【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京津冀三地相关负责人回应公众关切问题 1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京津冀 协同发展这三年》整版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三年来,成绩有目共睹,但百姓的期待是对未来工作的更高要求。【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

天津企业深融"一带一路" 底气十足
2017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天津市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支持企业“走出去”,加强与沿线国家贸易、产能装备、资源能源、科技、旅游和人文合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天津企业深融"一带一路" 底气十足 2017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天津市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支持企业“走出去”,加强与沿线国家贸易、产能装备、资源能源、科技、旅游和人文合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