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管理监管必须“全穿透”

2017年03月01日08:36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资产管理监管必须“全穿透”

随着社会公众财富管理意识的增强,我国资产管理业务迅速扩张,拥有了影响金融市场系统性运行的力量。但资产管理业务资金来源不清晰,底层资产不透明,导致实际风险不断聚集,跨市场风险传染可能性明显上升,成为金融市场稳健运行的重要隐患。有消息称,金融管理当局正围绕“穿透式”监管,着手制定资产管理业务统一监管规则。若“穿透式”监管得以正式实施,不仅要“穿透”资产管理业资金来源,也应“穿透”覆盖在底层资产上的各种“影子”,从而在最大程度上防范资产管理业务运行风险,促进金融市场稳健运行。

据市场估计,我国各类资产管理业务合计规模在百万亿元左右,但考虑到相当多资产管理产品嵌套运作,存在重复统计,实际资产管理规模在30万亿元至50万亿元之间。截至2016年6月末,我国商业银行理财资金账面余额达26.28万亿元,约为同期M2的17.6%,已经成为金融市场举足轻重的力量。虽然我国各类资产管理业务蓬勃发展,有效迎合了社会公众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要,同时也满足了表外社会融资需求,但金融分业监管形成的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客观上造成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缺乏有效规范,受托资金性质、底层资产和资产管理业务运作高度不透明,隐藏了较大的金融风险。

目前,“不透明”是我国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的重要特征。从受托资金性质看,接受自己委托开展资产管理运作情况较为普遍,规避监管的现象也层出不穷;从底层资产状况看,经过多层、多类型资产管理计划嵌套,实际资产高度隐蔽,不易为委托人或监管当局所方便获悉,且存在不同资产管理产品之间资产交易频繁现象;从资产管理运作看,“资金池”、“资产池”模式打破刚性兑付困难重重;从信用风险看,截至2016年12月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在机构人员混同情况下,资产管理业务形成的非标资产质量可能存在高估;从流动性风险看,受托资金来源较短而资产期限较长所形成的期限错配,加上滚动发行机制容易懈怠流动性管理责任,导致资产管理业务流动性存在脆弱性,却不容易为监管指标所反映;从跨市场风险传染看,当前金融市场典型资产管理业务,涉及各种类型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工具,不仅打通了金融风险在银行、证券、保险之间的传播通道,而且借助银行表内同业投资业务,实现了金融风险在银行表内外间传染。

因此,加强我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运作,并有效防范资产管理业务风险,就是要采取有效的监管政策与措施,能够“穿透”罩在资产管理业务头上的各种类型、各种样子的“影子”。在现行金融体制下,只有在中央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下,围绕“穿透式”监管构建资产管理业务的全面监管框架,建立全覆盖的资产管理业务登记系统,实施“穿透式”信息报送,才能真正统一资产管理业务监管规则,及时有效消除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充分掌握资产管理业务的整体风险暴露,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陈涛)

(责编:胡昱喆、魏炳锋)

推荐阅读

京津冀三地相关负责人回应公众关切问题
1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京津冀 协同发展这三年》整版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三年来,成绩有目共睹,但百姓的期待是对未来工作的更高要求。【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京津冀三地相关负责人回应公众关切问题 1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京津冀 协同发展这三年》整版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三年来,成绩有目共睹,但百姓的期待是对未来工作的更高要求。【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

天津企业深融"一带一路" 底气十足
2017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天津市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支持企业“走出去”,加强与沿线国家贸易、产能装备、资源能源、科技、旅游和人文合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天津企业深融"一带一路" 底气十足 2017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天津市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支持企业“走出去”,加强与沿线国家贸易、产能装备、资源能源、科技、旅游和人文合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