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传承制鞋技艺 引领行业价值

2017年04月21日10:41  来源:人民网-天津频道
 

内联升创建于公元1853年(清咸丰三年),创始人赵廷是天津武清县人。他早年在一家鞋作坊学得一手制鞋技术,又积累了一定的管理经验。后来,在京城一位达官丁葆祯将军的资助下在东江米巷(今东郊民巷)开办了第一家鞋店。当时,赵廷根据北京制鞋业的状况,认为北京制作朝靴的专业鞋店很少,于是决定办个朝靴店,打坐轿人的主意,为皇亲国戚、朝廷文武百官制作朝靴。根据自身定位,店名“内联升”三个字赵廷也费了不少心思,“内”指大内即宫廷,“联升”示意顾客穿上此店制作的朝靴,可以在朝廷官运亨通,连升三极,赋予了吉祥、美好的寓意。

内联升制作的朝靴鞋底厚达32层,外表看去厚而不重。这样的朝靴穿着舒适、轻巧,走路无声无息,看上去既稳重又气派。而且,内联升的创业者根据顾客定做朝靴提供的鞋的样式、尺寸等特别需要进行详细记录,并按系统等级入册,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本在京城名燥一时的《履中备载》。《履中备载》也可以说是国内第一本顾客鞋类的档案,而且鞋码尺寸等信息的详细记载,也为达官贵人第二次定做鞋提供了方便。优质的商品质量与服务,加上别致响亮的字号,内联升很快就赢得了清廷文武百官的赞誉。

在清政府灭亡后,内联升将制作标准和制鞋手艺延续下来,开始为民国的上层社会服务,制作千层底手工布鞋。自新中国建立后,内联升的服务对象变得更加广泛,各项工作逐步走上正轨,在改革开放后,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大背景,2001年,内联升进行了股份改制工作,自此,内联升开始在技艺、产品、管理、销售渠道等方面进行创新发展工作,大跨步前进,开启了新的纪元。内联升率先在布鞋行业内,用纯棉新白布替代旧布,采用新布挂浆的方法替代了旧布打袼褙,并开发了千层底十字工艺底和拖鞋类产品,增加了新式面料并自主设计新款,从而使手工布鞋产品的花色品种保有量达到1000余种,使得内联升一跃成为布鞋制作行业的领军企业。在管理创新方面,内联升有效地应用现代科学管理模式,大力组织建立公司ERP系统,积极推动企业局域网的运用与完善,对生产、进销存、人事、财务等进行全方位信息化管理。在管理上,内联升采用了更加科学的ISO国际质量管理体系,将ISO9001和14001引入企业,进一步实现了科学化、制度化的管理,更加明确了各个岗位的职责与权限,整体提高了内联升管理人员管理水平,使各项工作都能有条不紊地进行。在寻求市场拓展方面,内联升在布鞋行业中,率先应用新型市场经营机制,引入连锁经营模式,根据市场现状设立经销网点。如今,内联升的总店坐落在繁华的大栅栏商业街34号,除总店外,内联升在北京还开设了4家直营分店,建设了自己的网络购物平台,经销网点遍布国内各大中型城市,成为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手工布鞋生产经营企业。

长久以来,内联升经受住了一次又一次的市场冲击,一次又一次的利益考验,一代代的内联升人坚持匠人精神,沿袭传统、保存百年手工制鞋技艺,可以说,在如今的布鞋行业中,内联升可谓是行业的领军企业,担当得起“中国布鞋第一家”的荣誉称号。

坚守传统制鞋技艺,怀揣着对传统文化技艺的执念,不仅使内联升成为了布鞋行业的领导者,更使得内联升的核心品牌价值得以鹤立于今日。内联升延续了制作朝靴的精湛技艺和严苛的用料要求,精选纯棉、纯麻、纯毛礼服呢等天然材料,整个制鞋过程涉及使用的工具达40种之多。内联升千层底布鞋鞋底制作工艺分为三种,“一字底”、“十字底”,还有“花针底”,纳制布鞋鞋底讲究“麻绳粗、针眼细、刹手紧”,以普通一字底来说,每平方寸要纳九九八十一针,这样的“一字底”千层底布鞋要纳制2100多针。绱鞋又分正绱、反绱、明绱三种不同要求的缝绱方法。而且,在学徒的三年多里,最重要最难学的部分就是绱鞋,既要保证针脚符合制作规定,又要保证一双鞋两只整齐对称、穿着舒适,同时还要保证外观整洁、美观,是需要学徒精心揣测、踏实耐心并具有很高的悟性才能学习到的技能。内联升从打袼褙、制帮、制底开始到验收成品,整个制鞋过程近上百道工序,工艺要求严格、制作独特,技艺高深,做工精细,所以难度大、耗时长,完整的制作一双布鞋往往要花上四五天的工夫。其中每道工序都有明确严格、一丝不苟的要求,讲究尺寸、手法、力度和细致,要求干净、利落、准确,严格明确的工序要求甚至深入到了工人每个动作中,是名副其实的“工精料实”。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消费市场的变化,内联升在原有的传统技艺基础上,实现了工艺提升改进。从2001年内联升改制开始,内联升加大了研发与创新力度,对皮底的制作加工工艺进行提升,从而增加皮底产品的美观度和舒适度,并研发皮底镶芯技术,生产新型皮底产品,不仅加强了皮底产品的防滑度,还减轻了贴胶产品的重量。在新品研发上内联升从鞋楦开始研制千层底高筒靴鞋楦,而且,每年内联升都会根据现代人的脚型修改鞋楦,保证顾客的穿着舒适度。每一年对工艺的提升改进,都保证了内联升产品能够更大程度上满足消费者需求,使得技艺能够更好地发展下去。

打铁还需自身硬,在保留传统做工技艺的同时,内联升不断推陈出新,一步步走在行业的前列,走在老字号的最前端。2008年,内联升荣幸地与第29届奥运会、残奥会组委会进行合作,向北京奥组委提供了奥运会和残奥会全部颁奖礼仪用缎面布鞋。内联升根据不同服饰风格,自主研发设计,精心制作了青花瓷、国槐绿、宝蓝、粉红及宝蓝室内软底5款缎面鞋,并根据不同的场馆要求,设计制作了分体跟、坡跟、软底等不同跟型。使得奥运礼仪小姐服装与内联升颁奖礼仪鞋的和谐搭配,向全世界更好地展示了一种东方韵味的美,更是在全世界面前展现了百年老字号的精神与风采。

013年9月12日,内联升在北京恭王府举办2014年春夏鞋款发布秀活动,开启了内联升时尚化的转型之路。内联升将中国手工艺与时尚设计相结合,展现了百年品牌自我蜕变、超越创新的非凡勇气与魄力。此次发布分为脸谱系列、民族、多彩、水墨、大秦、丛林、狂野、青花八大系列,上百款时尚新品。整场发布秀将中国手工艺文化与时尚流行元素相结合,模特着内联升新品鞋款在T台上逐一呈现,让来宾对内联升品牌有了全新的认知与定位。在发布之后,内联升陆续推出了多款走秀的时尚新品,一上柜就受到消费者的追捧,自此打破了消费者对内联升的固有印象,将传统手工产品推到了时尚的前端。

2014年,内联升与北京服装学院进行签约合作,促进了内联升这个百年企业汲取到更具有时尚气息的潮流文化。多款合作新品成为新锐设计师走秀、拍摄平面杂志封面的首选产品。借助此次合作,内联升直接在高等院校中进行了传统文化知识的普及与宣传,间接为喜爱传统手工工艺的学生群体,提供了学习与沟通的平台,为企业的后备人才库提供了储备资源。特别是,内联升首度与专业时尚设计师进行合作,在时尚设计圈内进行了广泛的品牌传播及品牌文化的渗透,进一步促进了企业在时尚圈的知名度,打破了以往老字号在人们心中建立的传统保守的刻板印象,进一步打开了市场局面,饯行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为实现老字号的辉煌不断奋勇前行。

2016年在新常态经济下,消费市场持续低迷,内联升积极探索转型之路,积极培育新的增长点,打破思想壁垒,不断寻求突破与创新。内联升与故宫、淘宝合作推出探花系列鞋,与华特迪士尼联手推出迪士尼主题时尚布鞋,与光线传媒、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合作推出大鱼海棠布鞋,与国家博物馆联手推出生命之树、飞鸟春秋等多款布鞋,相继推出80多款文创主题系列商品,均受到了消费者的关注与追捧。经过这一年间的创新尝试,不仅让企业更加符合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习惯,扩大了消费群体的受众面,更锻炼了年轻职工团队,激发了研发队伍的灵感,使得企业上下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在2017年年初,内联升与12栋科技推出长草颜团子手工布鞋,与芬兰的罗威欧公司合作推出了愤怒的小鸟手工布鞋,特别是,内联升作为老字号企业,尝试淘宝众筹和天猫预售的销售模式,利用网络销售平台为企业创造效益,更加贴近了现在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模式。内联升与故宫合作的步步锦系列手工布鞋,赢得消费者的喜爱,三天订单就超过了预期数量,在众筹结束时,实现销售远超预期。

坚守传统制作技艺,不断打造核心特色商品是一直是内联升人的首要工作,作为手工制鞋技艺的载体——制鞋技师,内联升也是尽心竭力多年细心培植年轻传承人。为了保证制鞋技艺原汁原味地传承,内联升自建店伊始就采取父传子的传承模式,建国后,父传子的传承模式逐渐被市场淘汰,1956年,内联升转变了传承模式,由父传子变为师传徒,由技艺高超的老师傅通过口传心授,将自己的制鞋经验、窍门教给徒弟,徒弟通过体会、理解,在实践中继承师傅的技艺,从而一代一代传承下来。2009年,为了避免技艺传承人才匮乏的现象发生,内联升经过全面、严格地选拔,为何凯英大师精心挑选了3名徒弟,并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专门接受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传授技艺,全面实施人才发展战略,建立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为首的“师带徒”岗位技能培养机制。为了使年轻的80后更好地学习手工制作千层底布鞋的制作技艺,内联升适度地调整了教育教学方式,根据年轻人的不同学习情况,对传承弟子进行单独指点和引导,并为传承队伍精选专业课程,为他们提供培训的机会,更好地提升了工作技能和水平,现内联升已建立传承人团队,保证了技艺的传承。

正是由于内联升多年来持续打造传承人队伍,使得手工制鞋技艺得到了良好地传承和发展,自建国以来,内联升多次受到全国制鞋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邀请,参与新的布鞋国家标准的修改制定,作为制定国标的起草单位,经过对布鞋标准的多次修改完善,初步设定了有利于布鞋行业发展的标准和门槛。同时,内联升对企业内部的布鞋制作标准又重新进行了高于国标的明确规定,对文字资料进行了整理和归类。新国标的制定不仅再次提升了内联升品牌在业内的影响力,同时也更加确立了内联升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对行业的发展起到了良性的推动作用,对良莠不齐的布鞋市场,进行了全面的规范和推动。为消费者对布鞋的重新认识起到了重要作用,维护了老字号和手工技艺的形象。

与此同时,自2001年底改制后,内联升强化了对非遗制作技艺、品牌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宣传,2008年内联升腾出近4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在寸土寸金的大栅栏商业街开设非物质遗产展厅和非遗工作室、贵宾室以及VIP接待室。在展厅建设完成后,每日免费对公众开放,通过陈列图片、文字、实物等实体资料,全面介绍企业历史文化、千层底布鞋制作技艺的非遗传承和鞋文化简史等内容,每日参观者络绎不绝。现在每周日在非遗工作室,内联升都会延续传统服务,安排年轻的传承弟子为顾客提供量脚定做的特需服务,对传统的《履中备载》进行现代的续写。

同时,内联升专门持续性地对老字号非遗制作技艺、商标、专利、字号和品牌设立保护制度,使得老字号品牌及无形资产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促进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振兴了中华传统手工技艺。1979年内联升将郭沫若手书的 三个字,作为内联升的注册商标,注册在25类商标上。随着时代的发展,内联升商标保护的观念也在逐步加强,分别在多个类别上注册了内联升商标,也对多个自主研发的产品进行专利申请,2008年在北京市商务委的指导下,内联升在欧盟、新加坡、韩国、日本、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商标注册,2010年内联升将郭沫若手书的内联升三个字注册到国际商标25类上,使品牌影响力扩展到了海外,在国际上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2011年,内联升开始对自营的网站进行升级改造,根据年轻人的消费、审美习惯对官网进行了全面升级,并实时公布企业动态信息,成为企业的对外宣传的重要平台。同时注册“尚履”作为网上商城的商标,并对网络市场进行整顿,加强了对网店经销商的督导和侵权网店的打击力度,规范了内联升商品在互联网上的经营秩序,为消费者提供一个放心的购物环境。实现了实体经营向虚拟经营的业态转移,开辟并迎合了当代购物的新模式。

近年来,以绿色为主题的回归自然的潮流越来越明显,内联升布鞋凭借着工精料实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喜爱。与此同时,许多不法商家为了获得利益,采用傍名牌的方式,注册和“内联升”相似或神似的商标,误导消费者。许多消费者凭借着对内联升的信任误买了假冒布鞋,而这就在伤害消费者利益的同时,极大损害了内联升作为驰名商标的品牌形象。这样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屡见不鲜,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态势。对于每家老字号企业来说,品牌商标不仅是简单的几个字,更是老一辈留下的金字招牌、金饭碗,寄托着国人对商家的文化追随,还是一种信誉上的时间积累,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拥有着无数消费者对其的信赖,承担着对产品品质责任。特别是2015年内联升在一项商标侵权诉讼上,经过最高院的终审判决,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自从2009年提出商标异议开始,到2015年最终的判决,内联升经历了漫长的6年的时间,其中反反复复,波折不断,不过最终内联升品牌得到了保护,净化了商标注册和使用环境,维护了商标信誉,打压并遏制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更保障了消费者和生产、经营者的利益,共同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和竞争环境。

2006年内联升被中国商业联合会授予“中国布鞋第一家”称号,同年,内联升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首批认定的“中华老字号”,2008年“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作为国标委起草单位参与国家制鞋标准的制订,同年,被国家文化部评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责编:胡昱喆、魏炳锋)

推荐阅读

天津对落实“两个责任”不力干部问责2017年以来,天津市纪委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建立和修订20余项配套制度。五年来,全市共查处55名纪检监察干部,切实用铁的纪律锻造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铁军。【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天津对落实“两个责任”不力干部问责2017年以来,天津市纪委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建立和修订20余项配套制度。五年来,全市共查处55名纪检监察干部,切实用铁的纪律锻造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铁军。【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民生舆情

天津市2017年防暑降温费又增加了天津市2017年防暑降温费又增加了。想问2017年的防暑降温费用是多少?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复:每年6月至9月,用人单位应按月或一次性向在岗职工发放防暑降温费,不得以实物代替。2017年的标准每月为158元。【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天津市2017年防暑降温费又增加了天津市2017年防暑降温费又增加了。想问2017年的防暑降温费用是多少?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复:每年6月至9月,用人单位应按月或一次性向在岗职工发放防暑降温费,不得以实物代替。2017年的标准每月为158元。【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观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