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80后”导演赵烁:电影是梦想,我会一步步去实现

2017年09月21日15:12  来源:天津日报
 
原标题:电影是梦想,我会一步步去实现(图)

赵烁在片场

近日,天津籍“80后”导演赵烁执导的古装情景喜剧《武林萌传》在湖南常德河街古镇开机。赵烁出生在美术世家,从小受家庭影响学习绘画,高中毕业后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动画艺术专业。上学期间,他对电影产生浓厚兴趣,立志要成为导演,通过电影表达自己的思想。

赵烁从拍广告起步,这几年执导了四五部电影,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带着自己的作品登上世界级舞台,拿到世界级大奖。他说:“我在导演这行是个新人,要学的东西很多,我会稳扎稳打,走好自己的路。”

人偶营造小世界

定格动画宣传保护环境

我爷爷是画家,他有八个孩子,除了我父亲学了建筑设计,剩下的都子承父业,当了画家。我母亲是音乐老师,我父亲也想过是不是让我学音乐,但我母亲认为音乐比美术更难,美术是看得见的,哪里不足一目了然,音乐则不同,想要找准发声位置、唱出美感,需要慢慢领悟,而且,绘画是个需要时间积淀的领域,年纪越大成就越高。所以虽然我从小学过唱歌,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画画。

学美术也需要选专业,我觉得动画不错,因为动画要求有一定的绘画功底,但又不仅仅是画画,还得有创意,我觉得更适合我。2003年我参加艺考,从初试到复试,从专业考试到面试,一路“过关斩将”,最后还算顺利,考入了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动画艺术专业。

上大学后我发现,动画艺术的课程比较宽泛,不单要学动画,还要学视听语言、音乐音响、表演、艺术概论等课程。比如视听语言,我记得这门课的老师姓薛,她还教我们表演。老师上课就给我们讲电影,看的第一部片子是《无主之城》,还经常办讲座,请大导演、艺术家来给我们做讲座。

慢慢的我对电影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它不光有故事,还有配乐,是一门综合艺术。我学过的美术、音乐、动画都能和电影沾上一点儿边。上学时我就想,将来自己做电影,拍一部片子,把自己的经历和感受通过镜头表达出来,做成一个故事。

做毕业设计的时候,大多数同学们都做动画片,我做的是定格动画,类似于《阿凡提》《僵尸新娘》那样的动画形式。它其实是用相机拍摄完成的──先做出一定比例的人偶,再做出和人偶同比例的场景。

人偶一般是用橡皮泥、软陶做成的,因为是软的,可以捏出轮廓,再拿雕刻刀一点点把细节部分雕刻出来,完成后放在烤箱里烤。人偶的头和躯干是硬的,关节部分要做成软的,用软胶,这种材质烤完后变得像胶皮一样,再用铝丝做出骨架,就可以摆出各种造型。

布景就用木板,画好后上漆,再加上其他材料,比如鹅卵石,很小的一块石头,放在这个场景里就成了一块岩石,上面再裹点泥、沾点土,拍出来跟岩石一模一样。找个小树枝往那儿一插,就成了一棵大树。

拍摄时,摆一个动作拍一下,再摆一个动作再拍一下,一秒钟24张,跟电影一样,电影是一秒钟24帧,将这些照片通过剪辑串联起来快速播放,就成了动画。

我感觉定格动画的创作过程比较接近电影,一般动画片都是靠电脑制作出来的,但定格动画不同,从设定故事情节、设计制作人偶到拍摄、后期剪辑成片,每一步都是我自己独立完成的。人偶就是我的演员,它怎么动、怎么演完全由我支配。我要置景,还要打灯光,不像动画里的光画出来就好了,只不过把现实世界缩小了。

我毕业设计作品的灵感源于一次坐火车的经历。那时“京津城际”刚刚开通,我去列车上的卫生间,发现里面被人弄得又脏又乱。我就想,不如拍一部公益宣传片,用人偶来表现生活中人们在公共卫生区域的不良行为,告诫大家乘坐公共交通设施时要爱护环境。

从广告、MV、预告片入行

做过剪辑、摄影,终于圆了导演梦

然而,动画在中国的市场并不是很好,很多学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后都要改行。我也算是改了行,毕业后进了电视台,做后期、剪片子,工作还算轻松。我还算是那种踌躇满志的人,安安稳稳地上了几年班之后,我忽然感觉到,再过20年,到我50岁时,我还是在做着同样的工作,那人生的意义何在?我还是想干一些有创造性的工作。正好,有同学介绍我接拍广告片,这让我仿佛找到了感觉,拍了几部之后,有了一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可以辞职了。

父母反对我辞职,但我去意已决,谁也劝不动。辞职后,我做过摄像、副导演、摄影指导、后期剪辑,基本上剧组里的活儿都干了个遍。

万事开头难。作为新人导演,没有资历,也没什么作品,怎么才能让投资方放心地把钱投给你?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波折,也付出了很多心血。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他正在做影视投资,我向他毛遂自荐,希望他有合适的项目能介绍给我。

过了些日子,那位朋友所在的公司筹拍电影《花蜜》,电影的导演想拍摄一部先导预告,算是电影前期的宣传片,问我愿不愿意来做摄影。我想这正好是一个学习的机会,而且我也学过摄影,就答应下来。这次合作很成功,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了解拍摄流程。

这家公司的签约艺人之一叫周展翅,之前参加过模仿秀、真人秀,他需要拍MV,朋友问我愿不愿意做,我说当然可以。那是2014年临近春节的时候,天气特别冷,但还得拍夜场,拍了一整夜,再剪辑,MV终于完成了。

接下来,他们公司发布了新片《神探笔记》,可能是因为前期沟通的问题,剪辑这块儿没人管,朋友又找我临时救场。我在北京住了一个星期,把片子从头到尾重新剪辑了一遍,投资方和导演看了都挺满意。

经过这几次合作之后,大家都觉得我这个人还挺靠谱,无论专业素养还是待人接物都还可以。所以,当他们公司要拍一部成本稍高的网络科幻片《我的吸血鬼大人》时,终于想到要我来做导演。

就这样,我执导了我人生中第一部网络电影。影片是2016年在天津拍的,目前已经上线。从那以后,接后面的戏就顺利多了。

自小心怀武侠情结

梦想能够拿到世界级大奖

我学的专业是动画,动画导演的想法全是靠导演自己去实现,而电影电视导演要与许多人交流,要和团队里的各个部门协调,和演员沟通,指导他们如何来实现我们共同的想法。所以说,动画导演和电影导演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我在电视台工作时也做过编导,跟栏目组出去拍片子,在与人交流这方面有些历练,所以做起导演来还算顺手。也是仗着自己还能拼,还能熬。在剧组的时候,一般没有人能熬得过我──常常早上7点开工,第二天下午4点收工,转天早晨继续开工,我都不觉得累,因为我是真的喜欢电影,享受拍摄的过程。

我对自己的规划还是做院线电影,我个人比较喜欢动作片和科幻片,特别希望可以拍一部与侠客有关的好电影。

我从小爱看《西游记》,还爱看金庸的小说。上学时下了课,别的同学都跑出去玩儿,我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看金庸的小说。现在我也经常上网看武侠小说,里面的侠义精神是我非常崇尚的东西。西方有“骑士精神”,我们东方有“侠义精神”。所谓“侠”,就是人一定要具备正义感和使命感,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社会责任感。在我的几部作品中,也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侠义精神”的影子,虽然主角不是侠客,但他们都是极富正义感的人,会为了他人做出自我牺牲,损失自己的一部分利益去帮助别人。

这几年拍了四五部网络电影,观众反响也不错。虽然挣的钱确实不如拍广告挣得多,但我觉得年轻人赚钱的日子还长,还是应该趁着年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很多人都说成名要趁早,多拍一些作品,兴许就能打响知名度。早日成名确实是我的愿望,但在我心里更重要的是,有朝一日可以带着自己的作品站上世界舞台,像李安、陈凯歌那样,拿到世界级的大奖。这个梦想看似遥不可及,很空、很大,但它一直是我在电影道路上前进的动力。真正成功的导演,不需要拍多到数不清的电影,只要有一部可以直击人心、让观众永远铭记的作品就足够了。我也一直在苦苦寻找这样的好作品。(口述 赵烁 撰文 徐雪霏)

(责编:张静淇、魏炳锋)

推荐阅读

公民科学素质天津排全国第三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抽样调查显示,天津市公民具有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12%,位居全国第三。天津市政府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市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将超过16%,继续位于全国前列,为建设全国领先的创新型城市铸牢公民科学素质基础。【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公民科学素质天津排全国第三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抽样调查显示,天津市公民具有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12%,位居全国第三。天津市政府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市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将超过16%,继续位于全国前列,为建设全国领先的创新型城市铸牢公民科学素质基础。【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色情低俗成客户端顽疾:算法不能决定内容以今日头条、一点资讯为代表的新闻客户端,为用户提供量身定制的新闻产品。每过一段时间,今日头条都会发布《反色情低俗处罚通告》。然而,通告能惩一时之弊,却无法阻止违规账号“春风吹又生”。为何色情低俗内容成了部分新闻客户端的顽疾?【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色情低俗成客户端顽疾:算法不能决定内容以今日头条、一点资讯为代表的新闻客户端,为用户提供量身定制的新闻产品。每过一段时间,今日头条都会发布《反色情低俗处罚通告》。然而,通告能惩一时之弊,却无法阻止违规账号“春风吹又生”。为何色情低俗内容成了部分新闻客户端的顽疾?【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