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不磨意 中流自在心

2018年02月07日10:50  来源:每日新报
 
原标题:万古不磨意 中流自在心(图)

  饶宗颐(右)与季羡林惺惺相惜

  2018年2月6日凌晨,国学泰斗饶宗颐去世,享年101岁。据报道,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2017年11月18日中国美术馆的“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开幕,他将4件(套)中国画和6件(套)书法捐赠给国家。作为百科全书式古典学者,饶宗颐“业精六学,才备九能”,不仅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书画金石皆精,且学贯中西,甲骨敦煌、梵文巴利、楔形文字、楚汉简帛均晓。他与钱锺书并称“南饶北钱”,钱锺书曾赞他是“旷世奇才”;他与季羡林并称“南饶北季”,与他惺惺相惜的季羡林曾说过“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法国汉学家说他是全欧洲汉学界的老师,学界尊他为“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一代鸿儒的离世,也让众多网友感慨一个时代的远去。因为饶宗颐是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西泠印社将于今日起在杭州孤山社址内设灵堂,接受社会各界吊唁。

  初中肄业 自学成才

  饶宗颐出生于1917年8月,号选堂,广东潮州人,曾任香港中文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名誉教授,西泠印社社长。当代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翻译家、教育家和书画家,通晓英、法、日、德等6种语言,还精通梵文、巴比伦古楔形文字等“天书”,长期潜心于学术研究,著有超过1200万字的《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14卷20册,含专著80余种、论文千余篇,学问涉猎上古史、甲骨学、简帛学、经学、礼乐学、宗教学、楚辞学、史学、敦煌学、目录学、古典文学、中国艺术史等多种门类,此外,在诗、书、画、乐方面的造诣也极高,擅长山水画,曾得张大千赞赏。因为涉猎太广,很难把他归到哪一家,饶宗颐曾幽默地说,“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游子。”2011年国际编号为10017的小行星被命名为“饶宗颐星”,同年,94岁的饶宗颐成为西泠印社社长。2013年他获得世界中国学贡献奖,2014年获得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奖终身成就奖。

  传奇的是,饶宗颐当年初中辍学,完全是家庭熏陶自学成才,连他自己都说过一生仿佛有如神助。饶宗颐出身富贵,外祖为清末进士,父亲饶锷是潮州知名考据学家、工商金融界名流,饶家不仅几代皆为潮州首富且家学渊源,藏书十万余卷的潮州最大藏书楼——天啸楼就是饶锷建的,受父亲影响,饶宗颐从小就泡在天啸楼。他曾说过:“我家以前开有四家钱庄,在潮州是首富,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学问。我小时候十分孤独,母亲在我两岁时因病去世,父亲一直生活在沉闷之中,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有五个基础来自家学,一是家里训练我写诗、填词,还有写骈文、散文;二是写字画画;三是目录学;四是儒、释、道;五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

  从小就有“神童”美名的饶宗颐不爱去学堂,就爱自己在天啸楼里读书。尽管没有什么正式文凭,饶宗颐却曾在海内外二十多所高校任教,他曾说过缘由:“因为大学能够学到的只能是一两个门类,但是父亲给我打开的天空、建立的基础是无科不修,按照中国传统的做学问方法,其实是文史哲相通,文中有史,史中有哲,哲中有文。”他还曾风趣地把自己比作知识海洋里的“两栖游物”,“我一天的生活,上午可以在感性的世界里,到了下午说不定又游到理性的彼岸上,寻找着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天地。越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没有人涉足的地方,我越是想探秘。”为了探秘就得读懂原始经典,于是他40多岁学梵文、60岁后学楔形文字,“我不带徒弟,我干吗要让人辛苦?我自己折磨自己就够了,不想让别人辛苦,做学问真的很辛苦。”

  平常心态 三重境界

  17岁,饶宗颐继承父亲饶锷遗志续编《潮州艺文志》,这成为他踏入学术界的敲门砖。因为著名学者温丹铭的举荐,年仅18岁、初中肄业的饶宗颐被破格聘入当时藏书量全国第二的中山大学广东通志馆,专职艺文纂修,这段经历为他后来多学并驾的百科全书式学问体系奠定了基础,他编写的《广东易学考》也直接得益于此。

  1949年,饶宗颐移居香港,从1952年起在香港大学中文系任教16年,主讲诗经、楚辞、诗赋等。当时,“因为中国人没有权利讲话,英国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直到离开港大,他仍只是讲师。好在他并不看重虚名浮利,这段时期他对敦煌学、甲骨学研究最为勤力。1959年,饶宗颐出版巨著《殷代贞卜人物通考》,其以占卜人物为纲,将占卜的大事融会贯通,全面地展现了殷代历史的面貌。该书在中外学术界影响巨大,1962年法国法兰西汉学院将“儒莲汉学奖”颁给了饶宗颐,该奖有“西方汉学的诺贝尔奖”之称。由此,饶宗颐与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并称为“甲骨五堂”。

  “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是饶宗颐写过的一句诗,也是他的人生态度写照,他认为,“一个人在世上,如何正确安顿好自己,这是十分要紧的。”即便名满天下,他仍说,做学问和做人要耐得住寂寞,要有平常心态,不能急功近利,“积极追兔子的人未必能够找到兔子,而我就靠在树底下,当有兔子过来的时候,我就猛然扑上去,我这一辈子也不过就抓住几只兔子而已。”对于各种光环,他皆淡然:“现在大师高帽满天飞,太多了。其实大师原来是称呼和尚的,我可不敢当。”

  王国维说过,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而饶宗颐也有自己的“三重境界”:“漫芳菲独赏,觅欢何极”为第一重境界,意为在孤独里思考和感悟,上下求索;“看夕阳西斜,林隙照人更绿”为第二重境界,饶宗颐认为这是一般人不愿进入的一重境界,因为一般人的精神都向外表露,既经不起孤独寂寞,又不肯让光彩受掩盖,只是注重外面的风光,而不注重内在修养,他们看不见林隙间的“绿”;第三重境界为“红蔫尚伫,有浩荡光风相候”,意为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永远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在等候自己,只有这样才没有烦恼,自主人生,自成境界。如今,自比“两栖游物”的他自在“游”去了天堂,留下皇皇巨著和“三重境界”让后人高山仰止。(记者 仇宇浩)

(责编:韩昱君、魏炳锋)

推荐阅读

【网络媒体走转改】武清区发展智慧农业作为农业部信息进村入户工程第二批试点,该区率先在天津市开展了建设,已经建立140家村级信息服务站——“益农社”,服务范围覆盖全区所有涉农镇街,为所有农民提供服务。【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网络媒体走转改】武清区发展智慧农业作为农业部信息进村入户工程第二批试点,该区率先在天津市开展了建设,已经建立140家村级信息服务站——“益农社”,服务范围覆盖全区所有涉农镇街,为所有农民提供服务。【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天津港保税区无人机企业再获飞行空间日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空军参谋部航管处正式回函中国民航科技产业化基地,同意为基地划设临时飞行空域。此次空域获批,彻底解决了基地内无人机研发与试飞空域问题,为基地新成立的无人机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提供了有力工作保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天津港保税区无人机企业再获飞行空间日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空军参谋部航管处正式回函中国民航科技产业化基地,同意为基地划设临时飞行空域。此次空域获批,彻底解决了基地内无人机研发与试飞空域问题,为基地新成立的无人机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提供了有力工作保障。【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