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上地下 天津交通工作者用坚守相伴旅客春运回家路

2018年02月17日09:31  来源:北方网
 
原标题:新春走基层:天上地上地下 交通工作者用坚守相伴旅客春运回家路

辞旧迎新,除夕跨年,全国亿万人民迎来了新春佳节。每每在阖家团圆之时,总有少数人为了更多人的团聚而默默坚守。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除夕夜,飞行员、铁路变配电检员、地铁列车驾驶员等天上、地上和地下的交通工作者仍然坚守在岗,用真挚的服务向市民拜年。

天航机长李玉忠带队保障春运航飞

天航乘务员提供机上优质服务

天上:以过硬的技术护航旅客回家

随着越来越多旅客选择春节远行旅游,民航运力也是春运保障的重要一环,这就需要出色的飞行员为乘客的团圆之路护航。作为天津航空累计安全飞行近7000个小时的出色机长,李玉忠已经提前做足准备,制定春节飞行方案。

李玉忠说:“春运期间的飞行,也有可能会遇到极端、恶劣天气状况,导致航班延误。所以不仅要安排机组成员对乘客的情绪进行安抚、沟通,同时也要积极与塔台、公司进行联系,争取让航班能够早些起飞。我们要在棘手的情况下保持从容冷静,以过硬的飞行技术以及专注于细节的态度保障每一位乘客安全出行。”

然而为了顺利完成好春运飞行任务,李玉忠只得放弃陪伴身怀六甲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在外飞行回不了家过年,虽然对家人有亏欠,但能够保驾护航,让千千万万个家庭团圆,我觉得这是飞行员的骄傲和幸福。”

牛艳辉(中间)带领铁路人值守岗位

地上:铁路老职工站好最后一班岗

牛艳辉是北京铁路局天津供电段天津变配电检修主任,与以往相同的是,他再一次负责春运期间的站区用电。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伴随牛艳辉退休的最后一次值守。牛艳辉从1978年被选调进入北京铁路局成为了一名铁路人,至今40年,兢兢业业,风雨无阻。自从当上车间主任开始,牛艳辉就从没在家过过一个除夕夜。

据了解,牛艳辉从事天津变配电检修工作后,历经德州车间、沧州车间、天津变配电检修车间三个不同地域、不同业务的岗位,也见证了铁路在新时代下的高速发展。为了在春运中保证站场和铁路居民的用电,这些年来,他翻烂了几十张图纸,跑遍了天津和沧州、德州的每一寸土地。

“这么多年,家人已经习惯了我在外过年,春运期间,铁路用电负荷会随之增加,根据往年经验,今年我们也调整好任务安排,把精干力量用在保障站区用电上来。” 牛艳辉说,“身为铁路人,就要为铁路工作鞠躬尽瘁,为服务乘客贡献力量,把安全不放松的精神传递下去。”

檀碧涛做出标准动作驾驶地铁列车

地下:要为乘客开好除夕末班车

驾驶地铁里程达14万公里,期间零投诉、零晚点、零事故。这是地铁1号线列车驾驶员檀碧涛几年来在地铁工作一线的成绩。“从事该项工作7年来,今年已经是我第5个除夕夜开末班车。尽管是最后一列车,但从地铁刘园站到财经大学站的每一站中,我都要驾驶好。”檀碧涛说。

檀碧涛一天工作的结束是伴随着除夕夜跨年的,而大年初一凌晨4点半,他又再次回到地铁安全行驶监护岗位,短短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便是檀碧涛和家人的除夕夜。驾驶过程中,他时刻将“安全”二字牢记心头,仔细确认信号、进路、道岔状态正常,密切关注列车设备运行状态和乘客乘降情况,同时保证列车广播、空调等服务设施正常运行,为每一位乘客提供安全便捷舒适的地铁乘车体验。

檀碧涛说:“我能够伴随除夕夜最后一名乘客下车而迎接新春佳节,感到这也是一份殊荣。从事地铁一线工作,我切身感受着天津地铁的更新换代,地铁客流量不断增加、服务不断完善,我将在新的一年为每一位乘坐天津地铁1号线的乘客提供更加安全快捷舒适的乘车体验。”(记者李鑫)

(责编:张静淇、王浩)

推荐阅读

杨柳青年画传承人霍庆有 画笔点染留住年味杨柳青木版年画,以产地天津西青区杨柳青镇而得名,与苏州桃花坞年画并称“南桃北柳”。杨柳青年画产生于元末明初,清代光绪前达到鼎盛。06年,杨柳青年画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7年,霍庆有成了首批非遗杨柳青年画代表性传承人。【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杨柳青年画传承人霍庆有 画笔点染留住年味杨柳青木版年画,以产地天津西青区杨柳青镇而得名,与苏州桃花坞年画并称“南桃北柳”。杨柳青年画产生于元末明初,清代光绪前达到鼎盛。06年,杨柳青年画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7年,霍庆有成了首批非遗杨柳青年画代表性传承人。【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天津邮政博物馆“镇馆之宝” 天津邮政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第一位的当然是大龙邮票。它是博物馆的标志。因其是中国第一枚,故不要说在天津,就是在全国,见过其真面目者也属寥寥。1998年初天津邮政文史馆筹建时,决定购一套三枚“镇馆”。天津没有到外地,最终追到了国外。【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天津邮政博物馆“镇馆之宝” 天津邮政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第一位的当然是大龙邮票。它是博物馆的标志。因其是中国第一枚,故不要说在天津,就是在全国,见过其真面目者也属寥寥。1998年初天津邮政文史馆筹建时,决定购一套三枚“镇馆”。天津没有到外地,最终追到了国外。【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