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津城“说唱”非遗曲艺

2018年06月12日09:42  来源:每日新报
 
原标题:名家津城“说唱”非遗曲艺(图)

  127项曲艺类国家级非遗项目集中会演、交流,20场曲艺非遗项目驻场演出,100余场非遗曲艺进社区、进校园、进军营演出……正在本市举行的全国非遗曲艺周,是一场盛况空前的曲艺盛会,不仅让更多人领略中华曲艺艺术的魅力,生动接地气的演出更让曲艺真真切切走入了大众生活。而曲艺将如何传承?非遗曲艺传承人和戏曲汇聚天津,共同勾画出非遗曲艺未来的图景。

  【延伸阅读】

  刘兰芳 曲艺发展也要成体系

  来津参加全国非遗曲艺周开幕式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中国曲艺协会名誉主席刘兰芳,尽管已经74岁,但她在台上的一段《康熙买马》,依旧中气十足,“现挂”天津元素博得全场观众的掌声和笑声。在接受新报记者采访时,这位北京评书的非遗传承人对于此次活动给予充分肯定,她也对非遗传承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刘兰芳说,要不是国家将曲艺的很多曲种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让老演员在晚年传授技艺,恐怕很多曲艺即将失传。“前些年很多院团改制,很多老同志转到文化馆、图书馆,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曲艺的发展和传承。我们国家有150个评书长书,很多都没留下来,留下来的都要好好整理、保护。”

  但刘兰芳说,培养新人确实很难很辛苦,“为一部长书在茶馆坐镇三五个月,甚至一年,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这是基本功。今天我看到开幕式来的都是国家曲艺界的精英和他们的弟子,我很振奋。像我们的快板书表演艺术家李少杰先生,他父亲李润杰是快板书的创始人,今天李少杰带了80个人一起打快板,真的让人感觉这个艺术后继有人。”

  刘兰芳说,非遗传承激励了老艺术家们老有所为,将自己的艺术全部奉献出来传给后人。她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非遗传承的工作中来。

  王毓宝 对曲艺的爱八十载不变

  在天津传承发展的各项曲艺门类中,天津时调是土生土长的天津曲种,代表着天津人“豪爽、包容”的性格。而十几岁就登台表演,已经唱了将近80年时调的王毓宝,可谓将天津时调唱遍全国,唱到了世界舞台。

  在全国非遗曲艺周开幕式上,93岁的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再度登台。她在后台告诉记者:“能参加非遗曲艺周的开幕演出很高兴,在后台看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曲艺同行,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天津的曲艺人很高兴。”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毓宝致力于培养“天津时调”的接班人,她的学生从6岁到60多岁,可谓桃李满天下。王毓宝从30多岁开始带徒弟,到现在,正式、非正式的徒弟已有上百人。她从来都是义务性的教导,从不收费。他说自己热爱舞台,作为非遗传承人,一定多培养学生,把天津时调艺术传承下去。

  任何一个艺术门类、一个曲种要想传承下去,除了传授培养接班人,最关键的还源自自己的热爱,王毓宝告诉记者,自己十几岁随父学艺,至今还保有对曲艺的爱,“我现在腿脚不灵便了,眼睛也不太好。但是我对曲艺的爱从来没变,我也喜欢舞台,只要有机会我还愿意登台,看到台下观众的热情,听到他们的掌声,我觉得天津时调一定能继续传下去。”

  高玉琮 曲艺天津传承有天然优势

  全国非遗曲艺周是我国非遗保护工作历史上首次实现127个国家级曲艺类非遗项目的集中会演。而将此活动定址天津,也是对天津曲艺类非遗项目存续传承工作的肯定。著名曲艺理论家、曲艺作家高玉琮梳理了天津的曲艺发展历史,揭示了这座中国北方曲艺重镇的成因,“天津的曲艺蜚声全国,是我国北方的曲艺重镇、集聚地,并与北京曲艺构成了北方曲艺文化圈,在北方起到了极为重要的引领作用。与北京曲艺相比较,天津历史较短,但地理位置优越,外来人口众多,具有极强的包容性,所以,天津本土的曲种不多,可是,在天津曲艺史上外来曲种众多,且在天津得到迅速发展。”

  自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至今,天津的天津时调、京韵大鼓、梅花大鼓、西河大鼓、京东大鼓、相声都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在这六个曲种中,只有天津时调是名副其实的本土曲种,而其他五个曲种主要诞生在外省市。为什么外省市曲种能够成为天津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因为这些曲种在天津得以迅猛发展,并大多在天津产生了流派。这一切也正说明了天津曲艺也包括非遗项目的主要特点──传承,并在传承的基础上继续得到发展。”

  高玉琮以相声为例,解读了传统曲艺在天津的发展轨迹:“在相声界有公认的‘常氏’相声、‘马氏’相声、‘侯氏’相声,‘常氏’相声和‘马氏’相声在天津形成,‘侯氏’相声也是在天津起步。北京相声艺人把相声带到了天津,并培养了众多优秀的天津籍本土艺人,相声在天津得到有序的传承。上世纪90年代,相声一度出现衰落。又是天津几位老演员成立了相声艺术团,恢复了传统的小剧场演出,带动了全国的‘茶馆相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相声再次繁荣。”与相声类似,梅花大鼓原称梅花调,而于1917年来天津演出的金万昌演唱的是经过改革的梅花调,并将这一曲种正式定名为梅花大鼓;京韵大鼓源于河北的木板大鼓,在天津经改革后形成京韵大鼓,并在天津产生了张小轩、刘宝全、白云鹏、骆玉笙所创的四个流派,该曲种在曲艺演出中成为“攒底”节目;西河大鼓源头也是在河北,清同治九年,几个支系的代表人物来天津演出,这个曲种也是在天津定名,大多流派也是在天津形成。

  李治邦 非遗传承有推进也有隐忧

  天津市非遗保护协会会长李治邦直言,曲艺非遗项目的传承工作在积极推进,但也并不十分乐观,一定要让非遗传承人学会真本领、适应新市场。他介绍,现在不少国家级和省市级的曲艺非遗项目,由于非遗传承人的短缺,造成项目传承无法进行,甚至濒临消失。“有些地方重视申报,却缺乏对传承的落实,使得项目有其名无其实。比如北京琴书,由于关学曾的成就巨大,北京琴书在北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可关学曾去世后,传承就出现青黄不接的状况。即便有传承人演唱,但听起来跟关学曾大师差距明显。”他还指出,苏州评弹虽然演唱者很多,但在流派的继承上出现了短缺,少了领军人物。青海的青海越弦、天津的西城板、吉林朝鲜族的盘索里等都面临传承困难,学习者寥寥。

  天津在曲艺非遗项目方面的传承现状如何?李治邦介绍:“京韵大鼓在天津很有脉络,几十年的发展和传承涌现出刘派、白派、张派、少白派、骆派,可谓流派纷呈,姹紫嫣红。但现在少白派无人问津了,刘派在小岚云、小映霞等一批表演艺术家谢世后,好在还有杨少杰、张秋萍等在舞台上献艺,韩梅等新生代在迅速成长,但也后备实力薄弱。”骆派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骆玉笙把京韵大鼓推向了一个高峰。如今,骆派京韵大鼓国家级传承人陆倚琴、刘春爱为骆派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了领军人就会有接班人,比如冯新蕊等。

  李治邦最后说:“曲艺的非遗传承需要被重视,需要名家传授,资金落实,学习踊跃,这几个环节不能缺少。天津相声的传承就是靠着小剧场团队,以老带新,有步骤、有目标、有方法地传承。其他非遗类曲艺项目要传承下去,必须要有落实的方法,要为传承搭一座活动舞台,让非遗传承人学会真本领、适应新市场。”(记者 王轶斐)

(责编:韩昱君、王浩)

推荐阅读

天津整治提升农村环境 采取"以奖代补"为推进天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市环保局制定《天津市2018年农村环境综合整治项目“以奖代补”补助方案》,采取“以奖代补”的资金下达形式对天津建制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中符合条件的农村环境整治项目进行全面补助。【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天津整治提升农村环境 采取"以奖代补"为推进天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市环保局制定《天津市2018年农村环境综合整治项目“以奖代补”补助方案》,采取“以奖代补”的资金下达形式对天津建制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中符合条件的农村环境整治项目进行全面补助。【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天津今年计划新增长租住房2.8万套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2018年,天津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全市今年计划新增长期租赁住房2.8万套、190万平方米。【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天津今年计划新增长租住房2.8万套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2018年,天津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全市今年计划新增长期租赁住房2.8万套、190万平方米。【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