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节,来听严歌苓笔下的“女兵悄悄话”

2018年08月02日09:28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原标题:建军节,来听严歌苓笔下的“女兵悄悄话”

  【文艺星青年按】在出版了《天浴》《金陵十三衩》《芳华》等多部作品之后,严歌苓已然成为了国内众多知名导演追捧的小说作家。小说《芳华》的电影改编,让这位有着丰富写作经验、文体自成一格的作家又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并随即引起一阵“军队文工团”热潮,让广大影迷集体感受了一把“青春舞动”。

  8月1日,值此第91个“建军节”来临之际,文艺星青年为您献上严歌苓新书《一个女兵的悄悄话》精彩书摘,跟着她一起再忆文工团的青葱岁月,感受光荣的军旅生活。

内容简介

  《一个女兵的悄悄话》通过女主人公的内心独白,真诚地展示了一个淳朴而聪慧的少女在动乱年月里的人生遭际:怎么锻炼都难以“成熟”,怎么改造都难以达标,从而只能置身于更艰苦的锻炼和更严格的改造。

  作者在自述中自省,敏锐的感觉与细腻的笔触相得益彰,苦涩的纪实与幽默的自审相互映衬,作品在轻松之中别具深刻启人的内力。

  篇章试读

  入伍头一天,我和他就彼此关注起来,这感觉很神秘。“他叫徐北方。”孙煤告诉我,她的眼神有点儿狐疑。现在想起来,她打那时起就开始提防我了。其实那时我才十六岁,欠发育的两条细腿使我显得贼瘦,一点儿看头也没有,却不知是什么吸引得他总朝我出神。

  “徐北方,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孙煤意识到我和他这种目光来往反而危险,便喊住了他。

  他过来了。孙煤正在替我缝领章,这时停下手,对我侧目而视,她的感觉同样神秘。我简直不敢相信舞台上又蠢又丑的“胡传魁”,就是这个翩翩人物扮演的。头天晚上胡传魁的扮演者得了急症,他临时客串,演得还挺像样,只是在与阿庆嫂逗趣时笑得太狂,竟把个大肚子抖掉在台上——因为他瘦,临时给他揣了个棉花包。

  “你的模样挺逗……”走近还这么瞧我可就不妥了,我急忙去看孙煤的眼睛。虽然刚刚相处,我已懂得这双美丽眼睛的阴晴圆缺。

  “我来介绍吧!”孙煤急匆匆地插到我和他中间,“她叫陶小童;这位呢,是老兵油子徐北方。来吧,你们握个手!”她把我们完全置于她的安排中,好像我们相识是由于她行了方便。

  我们没敢握手,孙煤笑起来,她的计谋得逞了。我俩都红起脸来,似乎心里真有鬼。那回他讪讪地走了。过了几天,他见到我表情自然了些。那天是老兵教新兵刺杀,木枪上有根刺扎进了我的手掌,孙煤替我挑刺时,他凑了过来,用关心的眼神看着。

  “有什么看头?”

  “看你笨手笨脚,还不如我。”他说。

  “那你来!”

  他落落大方地抓起我的手。孙煤这下倒意外了。

  “你这人真讨厌!”她说。

  “你这人真可爱。”他说。于是,孙煤被逗笑了。从一开始我就特爱看这个美丽的女班长笑,她的笑是灿烂的。冲谁一笑,谁就等于发了一笔精神大洋财。

  事后,大美丽班长显得很烦躁,她对我说:“我告诉你,你以后少理他。他不是什么好人!”

  关于这点,团支书王掖生也暗示过我。

  我得设法改变一下首足颠倒的睡姿。谁有团支书那个本事?他酷爱拿大顶,并多次介绍:拿大顶能使身体得到最有效的休息。反其道而行之的生理循环毕竟不合常理,此刻我感到它对我的折磨,超过其他七八处伤痛。山这会儿倒很安静,我盼它再发一次泥石流,调整一下我的位置,死既是长眠,躺的地方不能太将就。

  团支书王掖生现在不知在什么地方。搞不好也跟我一样,老老实实地躺在哪里。他若能动一动,一定会找我的。要是找到我,我就跟他聊聊。我要告诉他,我宁愿听他做思想工作也不听他谈爱情。他一谈爱情就失去了威信。在爱情以外的领域,他算是一个无懈可击的人,除了长相一般,其他都太不一般了。

  他很直截了当地说过我:“你这人啥都不缺,就缺思想改造。”他当时手里拿着笤帚。

  每天我听号声起床时,院子里扫地的人已干到了白热化。我不是故意偷懒,而是认为院子实在够干净了。有的人把角落的垃圾扫到路当中,又有人把路当中的垃圾扫回角落。至于正在崛起的庞大的垃圾堆,不管它如何用恶臭折损大伙儿的寿命,却无人对它感兴趣。扫地的人们十分严肃,有种神圣的意味,虽然我认为地大可不必搞得像脸一样洁净,但每回经过扫地的人群时,总有类似好逸恶劳的惭愧。有一次,我也拿起一把笤帚,还没扫,就有人对我大喊道:“你放下,那是我的!”那人不客气地从我手里夺过笤帚,在我面前横一下竖一下,很神气地扫开了。我当时好生奇怪,好像我拿的不是笤帚,而是人家的饭碗!

  “要争取入团,自己又不努力。”团支书对我说,“我调查过,每次扫地都有两个人不参加。你和徐北方。是不是?”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和他又没结盟。

  团支书点起一堆火,把巨大的垃圾堆上的可燃物质处理了一部分。我望着他方方的后脑勺,想着他何苦老跟我过不去。

  “……根本找不到笤帚哇。你知道,老兵都把它藏着。”

  “人家小彭也是新兵!”他指的是扫地人群中最活跃的矮胖子彭沙沙。

  彭沙沙干起活儿来简直叱咤风云,端水冲厕所总是一路呼啸:“让开让开!”来不及躲闪,一盆水已泼到你的脚上,她却忙得连“对不起”都懒得讲,接着干下一件事去了。自从她发明用手搅拌猪食,其他人再也不敢用过去那根木棒了。用手和用木棒在思想改造上到底差着一个层次。

  “这不是干不干的问题。”团支书又说,“你对思想改造啥认识也没有!”火总烧不旺,烟却特大,他被熏得擤了把鼻涕。他多次发动群众把这座垃圾山移走,但人们用沉默嘲笑了他:甭妄想。我发现大伙儿对真格的体力活儿并不起劲儿。

关于作者

  严歌苓,作家、电影编剧。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0年进入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学习,获艺术硕士学位。严歌苓二十岁时开始发表作品,创作了《天浴》《少女小渔》《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霜降》《赴宴者》《补玉山居》《金陵十三钗》等一系列优秀的文学作品。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出版。

  作品评价

  刚柔并济、极度的凝练语言,高度精密、不乏诙谐幽默的风格,犀利多变的写作视角和叙事的艺术性。她笔下的美“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

  严歌苓笔下“补玉”“霜降”“扶桑”“多鹤”“巧巧”等主人公开创了中国文坛全新的文学形象。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wenyixing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责编:李  丹、王浩)

推荐阅读

天津7月1日起上调失业保险金标准天津市人力社保局日前发出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提高天津市失业保险金等待遇发放标准。据了解,失业保险金标准为领取期限处于第一至第十二个月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由1150元提高到1240元。【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天津7月1日起上调失业保险金标准天津市人力社保局日前发出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提高天津市失业保险金等待遇发放标准。据了解,失业保险金标准为领取期限处于第一至第十二个月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由1150元提高到1240元。【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天津全面振兴小站稻惠农增收成效显著
今年天津小站稻育秧、田间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全面推广水稻基质育秧,让秧苗又壮又健康;统一开展绿色统防统治,有效防治病虫害;与此同时,大力发展稻蟹混养、稻鱼混养,生产有机稻米。今年天津小站稻种植面积50万亩,预计总产量将达到30万吨以上。【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天津全面振兴小站稻惠农增收成效显著 今年天津小站稻育秧、田间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全面推广水稻基质育秧,让秧苗又壮又健康;统一开展绿色统防统治,有效防治病虫害;与此同时,大力发展稻蟹混养、稻鱼混养,生产有机稻米。今年天津小站稻种植面积50万亩,预计总产量将达到30万吨以上。【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