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说唱注入新活力 《中国新说唱》不只即兴和押韵

2018年08月23日09:50  来源:城市快报
 
原标题:《中国新说唱》不只即兴和押韵(图)

看《中国新说唱》,别先入为主,以为“说唱”只是外来音乐。rap是个英文词,而“说唱”是个中文词。其实,在上世纪70年代rap诞生之前,中国早就有了“说唱”。汉朝有个“说唱俑”,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天下闻名,人称“汉代第一俑”,那是中国“说唱”的祖先。历史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遇到了rap,译之为“说唱”,随后衍生出中国自己的说唱音乐表现形式。“华语说唱”不只是原有rap的简单翻版,它背后饱含着中国文化的基因。每一个中国说唱者的创作,都透露出他们自己的文化来源。而正是这种文化来源,让如今的《中国新说唱》有了新的看点。如果能看到这些,你会发现,《中国新说唱》里的年轻人们,正在用中国基因,为说唱注入新活力。

一、即兴。即兴(freestyle)在说唱里是最基本的能力。而即兴,恰恰是一种中国基因,它与数千年中国文学同在。李白的《将进酒》、曹植的《七步诗》,都是古人即兴创作的名篇,好比中国“老说唱”的freestyle。回到《中国新说唱》的freestyle抢麦赛,说唱者要根据考题,轮番上阵争高下。这与古人斗诗之风,并无不同,甚至更为引人入胜。在《中国新说唱》里,我们又看到了中国人的即兴创作,看到了传统创造力的重生。

二、押韵。凡说唱必求押韵(rhyming)。所以《中国新说唱》会统计作品中的押韵次数,如:单押几次、双押几次、三押几次、句内押几次等。在rap里,还有一种韵叫internal rhyme,就是句内韵,即在一句之内有字押韵。这在中文作品中也随处可见,比如苏东坡的《点绛唇》:“今年身健还高宴。”句中的年、健、宴,就是三连句内韵。相对而言,句内押韵不容易。选手若能多次句内押韵,必可加分。

三、节拍。“说唱”还要有节拍(beat)。但你打的节拍,不能死,要合起来,像流水,一波而三折,在英文叫flow,中国话叫“有板有眼”。听起来复杂,但你读读三字经、读读五言诗、再读读七言诗——“夏有禹、商有汤”,“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却问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这节拍就起来了,flow就起来了!

四、方言。世界音乐之不同,正因其语言不同。当说唱音乐来到拥有广阔语言地貌的中国,也就极大地丰富了其表现手段。在《中国新说唱》中,你听听孙旭的北京话、王以太的四川话、那吾克热的新疆话、P.Q的上海话,其节拍、韵律、风格,全不一样。方言有别,说唱就有别。英语有英音、美音,差别有如汉语的京腔和川普。如今说唱遍天下,中国人也用自己的母语,创作“华语说唱”。

五、文化。用中文说唱,绕不开中国文化。像杨晓川、邓云峰的这首《功夫》:“下苦功、 练武功、变武松!万事俱备的我们,现在只欠东风。”先不说“苦功”“武功”“武松”是三连双押,光是“武松”“东风”就用了两个典故。须知,“用典”是中国诗词的独特所在。你读西洋诗,绝没有中国用典之多的。

对于唱者,说唱是自我表达。对于公众,《中国新说唱》是文化潮流——从英语转回汉语,从地下走上主流。同时,《中国新说唱》激发了中文的创造力。就像节目制作人吴亦凡说的那样:“试试将说唱加入中国风,你有能力驾驭中国风的元素。在这个时代,我们要有自己的文化自信,中国风就是我们应该有的风格。”(记者 赵小燕)

(责编:唐心怡、王浩)

推荐阅读

天津市首期工匠涵养班开班天津市“工匠涵养”创新工程首期涵养班在天津职业技能公共实训中心正式开班。从全市职业院校毕业学年学生中选拔出的30名优秀学员,进入“工匠涵养”创新工程“数控加工技术”和“机电一体化”专业涵养班学习。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天津市首期工匠涵养班开班天津市“工匠涵养”创新工程首期涵养班在天津职业技能公共实训中心正式开班。从全市职业院校毕业学年学生中选拔出的30名优秀学员,进入“工匠涵养”创新工程“数控加工技术”和“机电一体化”专业涵养班学习。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残疾人找工作也能走“无障碍通道”

不少地方都想方设法为残疾人找工作铺就“无障碍通道”。有的通过福利企业集中安置;有的通过提供场地和培训,扶持残疾人自主创业;有的鼓励用人单位安排残疾人按比例就业。不少残疾人可以拿到高于同行业、同岗位的工资,跻身新型行业、核心岗位。【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残疾人找工作也能走“无障碍通道” 不少地方都想方设法为残疾人找工作铺就“无障碍通道”。有的通过福利企业集中安置;有的通过提供场地和培训,扶持残疾人自主创业;有的鼓励用人单位安排残疾人按比例就业。不少残疾人可以拿到高于同行业、同岗位的工资,跻身新型行业、核心岗位。【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