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改革印记”大型融媒体系列报道

天津:举目海河观光带,纵览津门改革史

王浩、唐玉洁、陶建、孙一凡

2018年12月27日08:26  来源:人民网-天津频道
 

[编者按]

岁月不惑,春秋正隆。改革开放40年来,党带领全国人民爬坡过坎、攻坚克难,以锐意创新的勇气、敢为人先的锐气、蓬勃向上的朝气,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凯歌,描绘出一幅波澜壮阔的改革画卷。风雨四十年,改革在路上。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40年·改革印记”系列报道,用记者的视频、图片、文字,通过人民网、手机人民网、人民网法人微博、微信、人民视频APP等多个端口,为您讲述全国各地、各行业的“改革印记”,在时光的记忆中传递改革开放的磅礴力量,感受日新月异的时代巨变。

(视频:崔新耀、孙晓川、胡昱喆)

壶中日月长多少,闲步天津看往来。趁着冬日午后的阳光,沿着海河走走看看:潋滟水波之上横卧着造型各异的精美桥梁,两岸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与欧陆风情建筑交相辉映,退台式亲水护岸与远近分层式景观融为一体……移步换景,令人流连忘返。

海河沿岸移步换景,令人流连忘返。孙晓川/摄

“这么美的亲水平台、景观堤岸,过去真是想都不敢想。”说完,李大爷哼起了小曲儿。“我和老伴儿每周都要抽几天时间到海河边,欣赏海河景致。”胡大爷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喜欢拍照片,尤爱拍海河,如今美好的晚年生活更是记录了不少海河醉人的美景。

从“九曲十八弯”到“一桥一景”,从蓝藻盛行到“一池春水”,从沿岸低矮的平房到现代化的高楼,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时代的变迁和这个城市前行的脚步。

海河“玉链”串起津城美景

“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在改革开放前,海河上的桥少,两岸交通是个大问题。

改革开放初期的海河摆渡情景,照片中还能够看到河边遍布的工厂。王海冰/摄

“海河摆渡曾经是人们过河的主要交通工具。坐摆渡,推着自行车上去得收两个人的钱,从河这头到对岸得十五六分钟。”胡大爷回忆道,“摆渡虽让人怀念,但还真是不方便。”

1985年,天津市委、市政府为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提出了城市总体建设规划,要求尽快形成由内、中、外3条环线和14条射线组成的干道系统。“三环十四射”的格局给天津道路桥梁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

“当时立交桥在天津还是个新鲜物,在全国也不多,而且都是比较普通的造型。中国的道路有中国的特色,不能完全参照国外的经验。”中山门立交桥设计者胡习华说,中山门的地理位置特殊,是沟通南北的交通大动脉,附近居民也多,住房紧张,拆民居房是不现实的,同时还必须做到交通功能全、占地少,节约投资。

一般的桥梁投资都要上亿元,可当时资金紧张,中山门蝶形立交桥的投资预算只有2300万元。可就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天津还是成功地建成了中国第一座蝶式立交桥——中山门立交桥,填补了国内桥梁建设史上的一项空白。

“海河作为世界上少有的宽度适中、景色优美的城市水系,它上面的桥梁既要满足通行功能,也应该成为独特景观。”原海河改造指挥部宣传部部长王海冰介绍道,2003年起,天津开始实施海河两岸综合开发工程,提出了“一桥一景”的设计理念,先后改造、建设了16座桥梁。

乘船游海河已成为“津城一日游”的首选。天津市委网信办供图

桥轮合一永乐桥、形态各异狮子林桥、欧风汉韵北安桥、鱼龙跳跃进步桥、日月同辉大沽桥、巨轮扬帆赤峰桥、扬帆破浪金汇桥、金银聚宝金阜桥、花落银河直沽桥、彩虹飞泻国泰桥、沽水船影富民桥……每座桥都具有独特的艺术观赏价值,形成天津市新的旅游名片。海河上也因为桥梁种类繁多,被誉为“万国桥梁博览会”。

“路通了,桥美了,出行条件更便捷了,外地人到天津游玩,我首个推荐的就是游海河。”开了近30年出租车的王师傅自豪地说,“开出租车拉游客走在海河沿岸,心里真是舒坦。”

生态治理激活“一池春水”

环境就是民生,海河两岸综合开发,生态治理是其中重要一环。

“当时海河沿线集中了很多老工业企业和民居,工业污水排放到海河,水污染严重;居民伸手就能把垃圾从窗户扔到海河里,屋子地下挖个洞,就能把家里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到海河。”天津市水务局海河处水管科科长胡华芬回忆起改造前的海河,感慨颇多。

改造并非易事,“当年海河两岸改造工程难点之一是拆迁。海河周边的很多老工厂最难搬迁,相关部门为搬走这些企业,做了很多工作。”王海冰回忆,海河沿线基本上是全覆盖地进行了土地整理,转移老工业企业200余家。

地下管网改造让海河受益。王海冰/摄

“此外,海河地下管网的改造也是难点之一。要进行海河的地下管网改造,彻底实现雨污分流。”王海冰说:“我们铺设了水、电、气、热各类地下管线632公里,地下管网是深埋在地下的看不见的工程,是吃力不讨好的良心活儿,我们天津做了,直到现在天津人民依然受益,这是我们的骄傲。”

“我生在海河边,长在海河边,从来没有离开过,搬家都是围着河边走。”今年62岁的张桂兰在海河边长大,用她的话说,从一到夏季就散发异味的臭河变成人们盛夏纳凉游玩的景观河,她是看着海河一天天变好、变美的。

水清、岸绿、景美,靠的是管理模式的改革创新。“河长制”功不可没。

2013年1月,天津开始实行河长制管理模式。2017年,天津各区各部门把河长制摆在落实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突出位置,全力推进所有河湖水域全面“挂长”。

“以前是九龙治水,河道周边涉水问题频发复发。现在的河长都由地方行政领导担任,可以协调多部门。层层严格考核,很有成效。”胡华芬说,“责任划分清楚了,还要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多头治水的僵局迅速打破。”

如今的海河,水清、岸绿、景美。天津市委网信办供图

“海河的水质真是一年比一年好。以前捞水藻,都得工作人员穿着专门的衣服到水里手工清理。”从事海河河道管理工作10多年的李国祥说,“今年,我们配备了4条自动垃圾打捞船,一个人操作,身上也不会弄脏。”

“近几年,公众保护水环境的意识也大幅提升,不再随意往水里扔东西了。”胡华芬说。2017年,天津市20个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35%,同比提高20个百分点;劣Ⅴ类水体比例40%,同比下降15个百分点。河道、湖泊,水环境质量持续好转,生态治理激活了“一池春水”。

棚户改造拆出空间拆出获得感

“三岔口停船口,南北运河海河口。”三岔河口交汇出天津最早的居民点。

寇金芝的家就在三岔河口的红桥区同义庄北竹林大街28号。39年前,有人给寇金芝说了门亲事,从河北景县嫁到天津卫。本想着从乡下进了城,没成想头一回上门就傻了眼:说是大街,其实是个胡同;进了家,碎砖墙,毛毡顶,旁边就是公厕,天儿热,在屋里都不敢大口喘气。

红桥区棚户区改造前的老房子。胡昱喆/摄

这样的胡同,同义庄到处都是。最早住这儿的,都是渔民、船工,码头上扛包的、拉车的。一代代下来,能走的都走了,留下的,各有各的难。2017年起,天津市实施市区棚户区改造三年清零行动计划。

“大姐,好消息,咱能搬家了。政策也好,咱同义庄搞货币补偿,直接就拿钱。”同义庄项目现场指挥赵国庆敲响了寇金芝家的门。

“直接给钱好。挑个合适的房,还能还上债。”寇金芝没有丝毫犹豫,“可咱家太困难,她爸起不来炕,搬家也没钱。”

“放心!我们会用足政策,能对接的都帮您对接上。”赵国庆说。

很快,指挥部派人上门给办了手续。去年11月,寇金芝一家告别了同义庄。房屋补偿加残疾补助,周转期内,每月还有两千块钱租金,加在一起后相当可观。钱有了,一家人开始在附近挑上了房。

“好点儿的楼房,两居没问题!”憋屈近40年,寇金芝终于过上了真正城里人的日子。

和苑西区安置房小区一角。天津市红桥区供图

棚户区改造,盯住了天津全面建成高质量小康社会的目标,抓住了城市建设、社会治理的难点,也抓出了迎向高质量发展的亮点。以红桥区为例,三年清零,将释放出建设用地近200公顷,未来发展有了充裕空间和强劲支撑。

“新时代,绝不允许高楼大厦背后有棚户区!”

“什么叫清零?零就是没有,落下一户也不叫零。”

“区块解决不了,全区平衡;各区平衡不了,全市平衡。用海河水洗不了海河泥,就把大清河、潮白河、运河全算上。”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多次强调,字字千钧。到2019年底,天津市将全面完成市区147万平方米棚改任务。三年清零,一户不落。

今天的海河两岸,风光旖旎,引人入胜。伴着深化改革的春风,新时代“海河人家”的故事,将在津沽大地演绎新的篇章。

(责编:陶建、王浩)

推荐阅读

天津蓟州南北二孟擂台戏大巨各庄,小穿芳峪,天津蓟州的两个村。一平原一山村,一南一北,村党组织书记都姓孟,互相比着干。前不久村级组织换届,二孟又双双当选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天津蓟州南北二孟擂台戏大巨各庄,小穿芳峪,天津蓟州的两个村。一平原一山村,一南一北,村党组织书记都姓孟,互相比着干。前不久村级组织换届,二孟又双双当选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杨柳青 千年画乡底色新冬日暖阳洒进“玉成号”画社,照得桌上五颜六色的颜料丰润起来,四面墙上,密密匝匝各式裱好的杨柳青年画仿佛蓄足了能量,准备迎接新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杨柳青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霍庆有戴着眼镜,手拿画笔,正在为年画《莲年有余》上色。【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杨柳青 千年画乡底色新冬日暖阳洒进“玉成号”画社,照得桌上五颜六色的颜料丰润起来,四面墙上,密密匝匝各式裱好的杨柳青年画仿佛蓄足了能量,准备迎接新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杨柳青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霍庆有戴着眼镜,手拿画笔,正在为年画《莲年有余》上色。【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