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流千年 碧水向未来(人民眼·京杭大运河)

本报记者 申 琳 王汉超 郭舒然 肖家鑫

2019年01月25日15:0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运河流千年 碧水向未来(人民眼·京杭大运河)

北京通州大运河森林公园俯瞰。资料图片

大运河通州段水生态持续改善,吸引白鹭栖息。资料图片

江苏淮安,清洁工人在烟雨中的清江浦景区保洁。贺敬华摄(人民视觉)

引 子

一条河,一条清澈的河,千百年来波光云影、千帆过尽;

一条河,一条浑浊的河,几十年间变浑、变黑、变臭于工业废水、生活污水;

一条河,一条生态的河,近些年截污治水、清淤植绿、绿色发展,千里河道碧波重现。

从钱塘江口的杭州三堡船闸出发,一路北上,行走运河两岸,寻访运河人家,倾听流淌在岁月中的悠悠往事,追溯河水变清、两岸变美的可喜变迁,我们的眉头越来越舒展……

水与城

运河兴,则城市兴,大运河仍要滋养两岸城市走向未来,而城市又该如何守住生态底线,选择怎样的发展路径?沿线城市争做“靠水吃水”的生态文章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京杭大运河的最南端,多少人向往的梦里水乡。

大运河进入杭州城区,过拱宸桥向南约2公里,是大运河、余杭塘河、西塘河交汇之地,姚桐枝老人就住河边,在这里生活了70年。

姚桐枝是喝运河水长大的。“没有自来水之前,都是从河里挑水喝,家家喝的都是运河水。”姚桐枝说,那时候的水真是清,河底的水草、碎瓦清晰可见。每年三四月间,河里游动着尺把长的鱼儿。酷暑季节,因为有这清凌凌的河水,下水游泳嬉戏成了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运河沿岸部分地区经济粗放发展、城市急剧扩张,造纸厂、棉纺厂等排放的各种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一度使大运河清波难觅。“最脏的时候,不是一条黑色的河,是彩色的河!”姚桐枝苦笑着摇摇头,“五颜六色啊,翻着泡沫、散发臭气……”

江苏常州的老摄影家汤德胜,曾在半个世纪里3次全程走完大运河,“90年代,我在大运河上搞航拍,从空中看像是一条黄流。”汤德胜说,运河两岸遍布的水泥厂、五金厂、化工厂等污水大量直排,状况触目惊心。

80年代拍摄的电视系列片《话说运河》中,当时的水利部长钱正英在谈到江南运河、苏北运河的严重污染时忧心忡忡。

新千年的钟声,唤醒了运河两岸沉睡多年的生态意识。

2002年,杭州全面启动运河综合整治工程,提出了保护第一、生态优先、以人为本等五大理念。

大运河是杭州水位最低的河流主通道,全城有大大小小100多条河流与其相连。杭州市京杭运河综保中心主任胡红文介绍,从2002年至今,杭州市投入近400亿元对大运河进行综合整治,陆续搬迁企业450多家,实施的棚户区改造涉及居民6500多户,城区100多条河道得到有效整治。大运河水质目前稳定在Ⅳ类以上,沿河200万居民的生活品质由此改善。

如今,姚桐枝老人喜欢沿着大运河散步,杨柳拂岸,绿水逶迤,人在景中,家在画里……

“烟花三月下扬州。”下扬州之道,自然便捷莫过于大运河。2000年以来,扬州对大运河环境的综合整治也陆续展开,搬迁棚户、疏浚河道、整修堤岸,大运河逐渐重现当年的清水碧波。如今漫步扬州大运河畔,虽然运输功能转到城外新河道,水上已无当年舟楫纵横的繁忙景象,但游船点点,碧波涟涟,“运河城”的水韵气质依然令人流连。

运河兴,则城市兴,大运河仍要滋养两岸城市走向未来,而城市又该如何守住生态底线,选择怎样的发展路径?沿线城市莫不在探索。

“台儿庄,过去可是大运河上一个大水旱码头!”从小就生活在台儿庄的李敬善老人说,由于战火加上运河改道、汽车运输业的发展,台儿庄古城渐渐凋敝。

数十年过去,地处鲁南农村地区、又无工业基础的台儿庄,靠什么重现“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的昔日繁华?2008年,枣庄市决定,利用保存完好的3公里古河道、古码头等水工遗存,以及15公里长的水街水巷历史肌理,重建一座北方水城,走文化旅游业发展之路。

如今,一座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的北方水城令中外游客青睐。古城周围民宿已发展到1.5万个床位,2018年迎来游客600万人次。李敬善家的旧址,也被作为台儿庄大战遗址保护起来。

在文化旅游热潮中,古城“张帆举棹”又“活”了。

南端的杭州,先行一步打造的桥西历史文化街区,成功列入大运河遗产点;沿大运河建设的20多公里景观带,已成为年接待规模达1200万人次的国家4A级景区。如今,大运河已成为继西湖、西溪之后杭州又一张闪亮的旅游名片。

北京通州散落着众多历史文化遗存。“无恙蒲帆新雨后,一枝塔影认通州。”高高矗立的燃灯佛舍利塔,曾见证当年舟楫往来的繁盛景象,如今与毗邻的3座庙宇一起正被打造为运河文化景区。张家湾古城,明清漕运水陆要冲,如今以古城门、萧太后运粮河等遗存为基础,规划恢复古城风貌。

通州文化旅游区负责人介绍,通州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正注入新的时代内涵,环球影城主题公园等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在加快建设。在京津冀相关区域协同推进下,京杭大运河通州至天津段有望明年实现全面通航,北运河水上观光旅游将成为一道崭新的风景……

水与人

为了确保人与水和谐相处,运河沿线各地纷纷出台环保举措。制度规范下,渔民、船民的环保意识逐渐增强

2017年,颜国庆的父母从邵伯湖上退出围网养殖,成为扬州市邗江区沿湖村村民。当年,沿湖村退养水面1600多亩。刚刚过去的2018年,沿湖村又退养水面6600多亩。

大运河到了江苏扬州、淮安区域,与洪泽湖、高邮湖等湖面几乎融为一体,称为“借湖行运”。今年38岁的颜国庆,从小就跟随父母在邵伯湖上打鱼,船到哪里、家在哪里,直到中学时一个人上岸读书。

“水上人家最难过的是冬天,湖上一结冰,船根本靠不了岸。小孩子要上学,就被父母放在一个大木盆里,从冰上推到岸边……”在颜国庆的记忆里,水上人家的生活很是艰辛。

生活虽苦,有鱼可捕的日子还是幸福的,渔舟唱晚的美景也让颜国庆心生留恋。但随着渔民过度捕捞,渔网越下越多、网眼越来越小,湖里的鱼虾也越来越少。于是,近20多年来,沿湖村的渔民纷纷转向围网养殖。

一道网,又一道网……邵伯湖上围网密布,将湖面分割成无数个养殖区域。大量饲料投进去,残渣粪便一点点沉淀,水体富营养化加剧;防治水产病害的药物投进去,水质进一步恶化;水生植物锐减,水体自净能力大幅下降……天一热湖上便泛起腥臭味。围网养殖对水质的影响,一年年凸显出来。

对水环境的威胁,还有运输业。机器声回响在大运河上空之前,这条南北水上大动脉行走的是大大小小的木船,人们借风使帆,长长的纤道上留下一代代纤夫躬身拉纤的身影。而伴随机动船到来的,除了运输能力的极大提高,还有废油、废水。

“早些年行船,是从大运河里直接舀水用,后来就要用沿途加水站的水,自己行船心里很清楚,运河水是不能用了。”山东枣庄一家船运企业的负责人王允喜说,发动机产生的油污和污水,船上的生活垃圾,过去很多都直接排到河里。

“早些年遇到暑热天气,还可以在大运河里洗洗澡,后来连澡也不敢洗了。”王允喜说。

如何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确保人水和谐?

2016年开始,扬州以保运河和南水北调东线等为重点,启动“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在邵伯湖等湖泊启动退渔还湖、退养还湖等工程,扬州市总计还湖面积将达到15万亩。

山东枣庄对大运河船舶污染的管理全面展开:船舶按照要求进行改造,加装污油、污水收集装置;运河沿线码头配套建设污油、污水回收装置,对靠泊船只的污油、污水及时回收处理;海事部门也加大了对来往船只的监督检查……

制度规范之下,渔民、船民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邵伯湖是该休养了。”58岁的马长标在邵伯湖上打鱼、养鱼40多年,如今退出200多亩围网养殖,精心打理自家的渔家饭店,两条渔船也成了沿湖村搞水上游览的观光船。2019年,沿湖村400多户渔民将全部上岸。

在枣庄的万年船闸,我们登上当地运输户倪旭的货船。船舱左右两侧,有污油、污水两个收集装置,后舱还放有生活垃圾桶。他的爱人小苑快人快语:“我们这两套污油、污水装置改造享受了1万多元政府补贴,政府这么大力度抓环保,再向大运河里乱排乱倒可真是太不像话了。”

水与岸

运河流经现代、走向未来,特别是在遭受多年毁坏亟须生态修复之际,也需要人们多一份景观建设的现代眼光

大运河,流过江南的粉墙黛瓦,流过碧波万顷的微山湖,自山东济宁向北,多是季节性或常年干涸的河床。

“运河之于北方,如同血液。”谈及大运河对水资源贫乏地区的重要价值,通州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查显友感叹。

地处北京城区东南的通州,地势低洼、河渠纵横,地表水源90%以上是北京城行洪及排污来水。“北方水城”“九河下梢”,通州人谈起与水有关的“美名”,语气中多有调侃,因为更多面临着治水的压力。

然而就在通州,大运河又现一段美景,满河碧波荡漾,两岸杨柳堆烟、槐柏成林。登上岸边高高的观景台举目远眺,虽是三九时节,但见运河水逶迤而去,一群群野鸭、天鹅游弋其间,蓝天碧水、映带如画。

这里,是通州着力建设的大运河森林公园,也是北京市首个万亩滨河森林公园。

过去,这里只是大运河几近断流的一线河道和一大片荒滩,几棵残柳、数丛酸枣、满眼野蒿、遍地黄沙……用附近村民的话说,就是一个兔子都不做窝的沙岗子。2009年春天,大运河森林公园启动建设。10年过去,8.6公里长的运河两岸,当年种下的小树,如今已有碗口粗。

拂堤杨柳、照水桃花、菜花耀金、风吹稻香……运河自然风光,是千百年来农耕社会留给人们的美好记忆。但是运河流经现代、走向未来,特别是在遭受毁坏亟须生态修复之际,也需要人们多一份景观建设的现代眼光。

“十三五”期间,通州实施一系列水生态环境整治工程,通过河道治理、生态清淤、管网建设,来沟通水系、改善地表水、涵养地下水,打造一批水生态修复带、景观带和人工湿地。区环保局负责人介绍,截至2018年,通州区已全面消除黑臭河道。

大运河的水景观,前提在改善水质量,截断工业对运河的污染,因此,岸上的污水处理水平至关重要。在通州,我们走访了当地最大的污水处理厂——日处理18万吨的碧水污水处理厂。

这是一个建在地下的污水处理厂,周边不远处就是新建的商品房小区。“3年前可不是这样,每年居民的投诉都有上百起。”污水处理厂负责人介绍,那时候污水处理露天进行,每到夏季,水池里不断冒着深绿色的浑浊水泡,气味难闻。2015年,碧水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污水地下处理、地面种草植绿,不仅没了臭味,而且美了环境,这里反倒成了居民茶余饭后散步休闲的好去处。

黑臭的污水流进处理厂,出来时主要指标已达到Ⅳ类水质标准。通州城区大部分再生水,从这里流入旁边的玉带河,经运河支流萧太后运粮河,最后流入京杭大运河。

让大运河成为水清岸绿的景观带,越来越成为运河两岸城市的共识。

大运河流经扬州,北高南低,水流急转直下。为减缓水流速度,明万历年间,大运河扬州城区一段直线100米的河道改弯为1.7公里,是为“运河三湾”。随着城市发展,三湾地区成为扬州一片丛杂之地,有皮革厂、农药厂、城中村、垃圾场……

2015年,扬州利用三湾原有的运河湿地资源,在3000多亩土地上启动三湾湿地公园建设。先是搬迁企业、拆除码头、清理违建,然后是水系疏浚、驳岸改造、湿地修复,三湾公园内种植下500多种花草树木,绿化率达到80%以上。

如今,扬州又在三湾大运河上架起凌波、剪影二桥,沿河修出3公里环形休闲步道,岸上建起篮球场、城市书房等文化体育设施,一个水清景美的城市生态休闲公园初具规模。

虽是隆冬时节,三湾湿地公园依然生机盎然,美丽的白鹭翩跹其间,“小鸟用翅膀来给生态投票”。大运河愈发年轻,现代化的生态景观,正为千年运河注入青春活力。

制图:蔡华伟

《人民日报》( 2019年01月25日 13 版)

(责编:张静淇、王浩)

推荐阅读

天津:举目海河观光带,纵览津门改革史从“九曲十八弯”到“一桥一景”,从蓝藻盛行到“一池春水”,从沿岸低矮的平房到现代化的高楼,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时代的变迁和这个城市前行的脚步。【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天津:举目海河观光带,纵览津门改革史从“九曲十八弯”到“一桥一景”,从蓝藻盛行到“一池春水”,从沿岸低矮的平房到现代化的高楼,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时代的变迁和这个城市前行的脚步。【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改革先锋”张黎明:黎明出发 点亮万家当第二代人工智能带电作业机器人“钢铁侠”自主识别并稳稳地抓住引流线时,张黎明和团队成员激动地欢呼起来……张黎明感慨:“我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产业工人,亲身经历了祖国的伟大变革、电力行业的快速发展!”【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改革先锋”张黎明:黎明出发 点亮万家当第二代人工智能带电作业机器人“钢铁侠”自主识别并稳稳地抓住引流线时,张黎明和团队成员激动地欢呼起来……张黎明感慨:“我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产业工人,亲身经历了祖国的伟大变革、电力行业的快速发展!”【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