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眼高铁”列车长:穿梭高寒地区,更要提升“温度”!

2019年02月11日09:28  来源:北方网
 
原标题:新春走基层:“红眼高铁”列车长:穿梭高寒地区,更要提升“温度”!

  G382终到北京南站23时38分,G374终到天津西站23时27分,这两趟车是北京南站、天津西站闭站前到达的最后一批列车。这两趟列车除了同样“早出晚归”外,还都是由天津客运段津秦车队同一个值乘组所值乘,焦震喆就是其中的一名列车长。

  列车长焦震喆

  之所以到站时间晚,是因为北京南或天津西发车到达哈尔滨西站后立折(即一趟列车运行至终点站后折返回程,或套跑其他车次),乘务组要一天走个来回。“一趟哈尔滨往返要14个小时左右,一个班连跑两趟。”焦震喆介绍着具体情况。他们一班两天,第一天早晨6点多出发,先值乘G373次天津西—哈尔滨西,到哈尔滨西折返回北京南,第二天早晨又是6点多出乘,从北京南出发,值乘G381次列车,返程后于夜里抵达天津西站。

  连续两趟的值乘,48小时里,乘务组几乎也就只能睡上10小时左右。而作为列车长的焦震喆,休息的时间就更少了。出乘前班前预想,班前会重点工作布置,出乘中巡视检查,退乘时票据备品整理保存……焦震喆是一名退伍军人,2012年来到铁路上工作,曾在既有线普速列车、高铁列车担当乘务员,2016年在全段后备列车长竞聘中脱颖而出。

  “红眼高铁”(资料图)

  像这样的“红眼高铁”(指在夜间开行的高速列车),旅客虽然不像热门车次那么多,但是进入春运后,大量归心似箭的旅客仍会将这趟车“塞”得满满当当。春运期间,列车上经常出现一家老小欢乐归乡的气氛,他们喜笑颜开的面容,穿过了座椅与座椅间不大的缝隙,给寒夜里在高寒地区往返穿梭的列车平添了一份温馨和暖意。

  “想让别人心里暖暖的,自己就要先做一个‘有温度’的人。”焦震喆虽曾是一名军人,但性格中有几分腼腆、内秀,这也让他在值乘工作中做事细致、严谨。他说,值乘的这趟车属于“高寒列车”(即需要穿梭于高寒地区的列车),我们就要更加热情周到地为旅客服务,用优质的服务提升列车的“温度”。

  一次,在沈阳北站上车的一名旅客带着孩子,大包小包的很是费劲。焦震喆看到后,立即跑到扶梯处将孩子接过来,送到座位上。随口交谈中焦震喆得知,这位母亲要带孩子到北京看病,家里经济条件困难,在微信里还开通了“轻松筹”。焦震喆随即加了这位母亲的微信,提供了现金捐助,还将“轻松筹”的链接转发,发动班组人员及身边的亲朋好友尽一份力,让这位旅客感激不尽。

  服务老年旅客、找寻遗失物品、介绍最佳换乘方案、帮扶医疗救助、车票丢失……焦震喆介绍说,类似的各种问题在旅客身上可能只会偶尔地发生一次,但对于车上的乘务人员来说,真是司空见惯了。但即便遇到过多次类似情况,他们仍会认真对待旅客的每一次求助,想方设法帮助旅客圆满解决困难。对此,焦震喆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作为列车长的他,要做的就是积极营造班组团结和谐的氛围,调动起大家的主动服务意识,才能更好地让旅客感受“温度”。

  值乘开往哈尔滨西的这趟线,除了运行时间长、两天连轴转外,还有运行区间温度变化非常大的特点。尤其在冬天,哈尔滨的气温一般都在零下30℃左右,这种极寒天气,对人的身体是极大的挑战。

  “没有想象中那么冷。”焦震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军人出身的他,比其他人更能吃苦、更有耐力,他被选派到这条线来,也是由于自身具备这样的优点。

  津云新闻记者采访时正时值深冬,了解到焦震喆的脸、腿和脚都有了一些冻疮。但即便遇到再寒冷的天气,值乘标准也从未降低,作业流程丝毫不减。车站旅客放行前,焦震喆早已在站台到岗到位,全列往返巡视检查,热情地迎接旅客上车,“没事儿!这不是春运嘛。现在天儿冷,过完年,就暖了!”(记者 董立景)

(责编:韩昱君、王浩)

推荐阅读

住建部八项政策助力中新天津生态城发展日前从中新天津生态城获悉,住建部协调相关部委赋予生态城八项支持政策。这将助力生态城丰富产业类型,激发创新活力,优化营商环境,实现高质量发展。【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住建部八项政策助力中新天津生态城发展日前从中新天津生态城获悉,住建部协调相关部委赋予生态城八项支持政策。这将助力生态城丰富产业类型,激发创新活力,优化营商环境,实现高质量发展。【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孟祥飞:从“玻璃房子”到“超算强国梦”为了实现中国“超算梦”,2009年,我加入“天河”团队,找到了人生的奋斗目标。虽然刚开始没有工资、没有待遇,白天在40℃的高温下我跟同事一起手抬肩扛上吨重的机柜和电缆,晚上还要研发测试,实在困了就找个纸箱躺下眯一会儿。【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孟祥飞:从“玻璃房子”到“超算强国梦”为了实现中国“超算梦”,2009年,我加入“天河”团队,找到了人生的奋斗目标。虽然刚开始没有工资、没有待遇,白天在40℃的高温下我跟同事一起手抬肩扛上吨重的机柜和电缆,晚上还要研发测试,实在困了就找个纸箱躺下眯一会儿。【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