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主管部门出手调控 《复联4》的“天价票”降没降

2019年04月23日10:12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复联4》的“天价票”降没降

  尽管距离正式上映还有两天,但这并不妨碍《复仇者联盟4》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预售票房破5亿元的影片。如今距离《复仇者联盟4》正式上映的日子越来越近,花式宣传却绝不剧透的方式赚足了人们的好奇心,然而与电影备受期待并行的,却多了一丝不太和谐的声音,比如高到“看不起”的票价。这也吸引了政府主管部门的注意,并下发通知进行管控。如今《复仇者联盟4》即将归来,人们也开始好奇,动辄三五百的票价到底降没降?

  部分降价

  4月21日22时31分,《复仇者联盟4》内地预售票房突破5亿元,这距离《复仇者联盟4》正式上映还有50个小时。火热的预售态势,让《复仇者联盟4》打破了国内预售票房纪录,成为国内首部预售票房破5亿元的影片。

  不断攀升的预售票房,处于业内的预料之中,但自《复仇者联盟4》启动预售以来便诞生的票价争议,则是此前未曾料到的。而这一点也引发了持续的争议,一来定价在三五百元的电影票不在少数,甚至还有电影院直接将票价定在千元水平。观众纷纷表示,三张电影票就能花去小一千,绝对是看过的最贵的一场电影。

  就在票价争议愈演愈烈时,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已经有少数电影院对《复仇者联盟4》的票价进行调整。以北京地区为例,日前完美世界影城北京管庄店对此前出售的《复仇者联盟4》预售票进行强制退还,并将票价从55元降价至40元,随后再上线进行销售。对于退票原因该影院工作人员称,是系统出现故障,用户现在可以重新下单。淘票票客服则表示,已收到完美世界影城的通告,因该影院认为之前部分场次价格较高,为保证消费者权益,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强制退票并降价再销售的处理。

  此外,北京金逸影城北京中关村店也下调部分场次的票价:4月24日零点在影城内3号激光厅上映的场次,票价从预售最初时的108元降至83元;同日3时15分在5号杜比全景声激光厅上映的场次,则从128元降至108元。

  政府调控

  据网友反映,不只是北京地区,国内其他省市如上海、河南、浙江等地区的部分影院也下调了《复仇者联盟4》相关场次的票价。而谈到影院的调价,这背后不可不提政府主管部门的出手。

  日前深圳某院线对旗下影院发出的一份通知被曝光在网络上,该通知显示,“接到电影主管部门通知称,除VIP厅外,关于影片《复仇者联盟4》的服务费不能超过票价的10%”,且该通知中还指出,此前被检查出现问题的影院已被停止《复仇者联盟4》的密钥下载,此后电影主管部门还要检查。目前多位院线从业者对该份通知表示认可,并称已收到通知。

  某影院经理王波称,由于影院市场经营压力较大,入不敷出的影院数量也不少,这也就导致部分影院为了缓解经营压力,试图借着《复仇者联盟4》的较高热度,趁机提高票价以便获得更高的收入,还有的影院则是采取捆绑销售的方式,将电影票与卖品放在一起共同出售,也是为了能够获得更高的利润,弥补其他时间不达预期的经营情况。

  随着政府主管部门的出手,观众们也纷纷在社交平台上对这一管控表达赞赏。而从目前《复仇者联盟4》5亿元预售票的平均票价来看,累计达1.16亿元的零点场,平均票价为63.5元,1.59亿元的首映日票房中,平均票价则为56.5元。这与《复仇者联盟3》上映首日的平均票价为37.9元,以及今年春节档《流浪地球》首日平均票价为44.5元相比,票价虽略有提升,但增幅有限。

  理性审视

  或许在部分观众看来,《复仇者联盟4》平均60元/张的票价相较其他影片每张四五十元的价格仍属相对较高,但略有提升的票价也与《复仇者联盟4》本身的影片特性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

  与其他影片不同,《复仇者联盟4》的放映时间较长,达到三个小时,几乎是普通影片放映时间的两倍,这也意味着,影院每放映一场《复仇者联盟4》,相当于占用普通情况下放映两场电影的时间。

  由于受制于时间和空间,影院本身每天能够放映的场次有限,而这也决定了影院所能获得的票房收入。假若影院仍旧按照普通影片的票价水平制定《复仇者联盟4》的售票价格,但《复仇者联盟4》超长的放映时间使电影院每日能够放映的场次减少了一半,影院所能获得的票房收入也将会减少,甚至无法收回成本。

  对此,UME国际影城华星店业务经理靳开颜表示,正是由于《复仇者联盟4》自身的情况,影院会相应提升票价以维持正常经营,一般情况下,单张票价提升50元以内应属于正常情况。

  按照该背景,平常四五十元的电影票在《复仇者联盟4》放映阶段增至七八十元,也是市场面对非常规情况的一种调整。影评人刘贺认为,观众对于《复仇者联盟4》的票价也需理性看待,很多影院的票价处于合理提升范围内,当然对那些趁机借《复仇者联盟4》的高热度过度增长票价的电影院,应该通过政府管控、行业自律等方面进行监管。(记者 郑蕊)

(责编:韩昱君、王浩)

推荐阅读

老渔村新生记:563户人家,13天搬进新居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出天津西站北广场,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
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郭家菜园,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一个宏伟现代,一个低矮破旧。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老渔村新生记:563户人家,13天搬进新居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出天津西站北广场,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 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郭家菜园,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一个宏伟现代,一个低矮破旧。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京津冀:从“输血式”走向“造血式”每周五,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王苏都会赶到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医院,为这里的心血管内科患者做一天手术。从2016年7月至今,从未间断。起初,他只是来诊治疑难杂症。时间久了,当地医生跟着王苏,医术也得到了提升。
【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京津冀:从“输血式”走向“造血式”每周五,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王苏都会赶到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医院,为这里的心血管内科患者做一天手术。从2016年7月至今,从未间断。起初,他只是来诊治疑难杂症。时间久了,当地医生跟着王苏,医术也得到了提升。 【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