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爷们儿常健:单人无氧登顶珠峰创历史

2019年06月03日19:19  来源:人民网-天津频道
 

常健在珠峰峰顶展示国旗和队旗

等待登顶的登山者

人民网天津6月3日电 (记者靳博)“我应该是在峰顶最磨蹭的人。”刚回天津的常健边看视频边跟记者开玩笑,视频里,常健顶着烈风展开一面特制的旗帜:从上而下依次是国旗和他当队长的“2019十四座珠峰(南坡)登山队”队旗。“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实现南坡单人无氧登顶珠峰的突破,为伟大祖国献礼,为家乡天津自豪!”

十年前,常健与妻子度蜜月时一起攀登了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从此中了雪山的‘毒’!”2017年,常健第一次登顶珠峰成功。此后,又把无氧攀登8000米级雪山这一挑战人类生理极限的运动定为了新目标。2018年春季登山季,常健单人无氧登顶海拔8516米的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同年秋天,单人无氧登顶玛纳斯鲁峰。

5月21日傍晚,狂风几乎要撕碎C4宿营地的帐篷,向来沉默的常健出发冲顶前突然用对讲机呼叫领队张伟:“如果万一下不来,麻烦你跟我老婆解释一下。”于常健而言,这样的气象条件并不陌生,两年前他也登上过一次珠峰。事实上,受印度季风影响,只有在每年5月中旬,珠峰才能相对气旋平衡,也就是登山者口中最适合冲顶的“窗口期”。唯一能解释这种不安的就是,这次常健选择了单人无氧攀登这种“地狱模式”。所幸,十几个小时后,常健成功登顶,创造了国内从南坡单人无氧登顶珠峰的历史。

登顶成功的常健

于常人而言,登顶珠峰已是不折不扣的“登峰造极”,而无氧登顶珠峰也就是登顶过程中不用氧气、不用夏尔巴协作人员,几乎是不折不扣的“可望而不可即”。英国《独立报》曾用数据说明这种难度:“大多数攀登者在登珠峰的时候,从海拔7000米开始就使用氧气。在超过海拔8000米的地方,几乎每个人都要使用氧气,即使是最强悍的登山民族、号称“有第三片肺”的夏尔巴向导们。在所有珠峰登顶记录中,只有极少的比例(3%左右)是无氧登顶的,但是在这3%当中,有着高达22%的死亡率……”44岁的常健体能出色,上学时曾经练过中长跑,平时保持严酷的自我训练,最近七、八年经常戴上厚厚的口罩,身背几十斤重的背包爬上爬下28层的家,如此反复多次,在一定程度上模拟无氧条件下的雪山攀登。

整个攀登过程中,淄博攀登珠峰第一人唐锋大部分时间都与常健在一起。“珠峰峰顶的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30%!”他们登顶那天,接近峰顶的希拉里台阶附近“堵车”严重,但放眼望去数百人的登顶队伍中,都是密密麻麻带着氧气面罩的——除了常健。“无氧状态下,体感温度极冷、极易疲劳,只能靠意志坚持。在峰顶我也出现了幻觉,如果稍有不慎就真的留在山上了……”常健事后回忆起来,“就是靠着一股子劲撑着,一定要把国旗在珠峰展开。”

“磨炼自我,书写历史,努力向前,为国家荣耀,不枉此生!”下山之后,常健在朋友圈如是说。

(责编:唐心怡、王浩)

推荐阅读

老渔村新生记:563户人家,13天搬进新居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出天津西站北广场,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
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郭家菜园,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一个宏伟现代,一个低矮破旧。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老渔村新生记:563户人家,13天搬进新居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出天津西站北广场,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 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郭家菜园,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一个宏伟现代,一个低矮破旧。 【详细】

天津频道|独家关注|高层动态 |观点评论

京津冀:从“输血式”走向“造血式”每周五,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王苏都会赶到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医院,为这里的心血管内科患者做一天手术。从2016年7月至今,从未间断。起初,他只是来诊治疑难杂症。时间久了,当地医生跟着王苏,医术也得到了提升。
【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京津冀:从“输血式”走向“造血式”每周五,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王苏都会赶到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医院,为这里的心血管内科患者做一天手术。从2016年7月至今,从未间断。起初,他只是来诊治疑难杂症。时间久了,当地医生跟着王苏,医术也得到了提升。 【详细】

商业财经|游在天津|科教文体|民生舆情

本网原创